您的位置: 九江信息港 > 网络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第二十五章再入迷渊森

发布时间:2020-01-22 15:16:35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 第二十五章 再入迷渊森林

章节名:第二十五章再入迷渊森林

转眼间又过两日,清舞还在纠结究竟该如何是好,南宫府却是又迎来了一个熟人。

“黎风,你该不会是来送寻踪草的吧?”方才清舞听说有位黎公子来到了这里,便猜到了他的来意;看起来,他们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呢。

黎风轻笑一声,点了点头:“那是自然,答应了的事情旭月是绝不会食言的。”他从空间灵戒中取出了一方小小的容器,抬头一望,却是眉峰一挑:“莫非,是无殇姑娘需要这寻踪草?”

“额,你怎么知道?”清舞顿时被他眼中一闪而逝的精芒弄得呆愣不已。

黎风眼中一亮,又立刻将眼中的惊喜掩饰下去:“我发现你看到我送来了寻踪草并没有特别迫切的意思,而清溪又不太可能需要这种辅助型植族,所以猜想应该是无殇姑娘需要之物吧。”

话音落下,黎风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周围,却没有看到那个娇小的身影,顿时有些失落;可是下一刻,他的眼睛又瞬间明亮起来,凝望着正从外面急急走近的美丽少女,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许多。

“黎公子……”无双急急地跟他打了个招呼,眼神却立刻投向了他手中的那个小小的容器;透明的容器之中,那一株青翠欲滴的碧绿小草令她再也难以移开目光。

看到她如此急切的心情,黎风赶忙将寻踪草递了过去;无双小心翼翼地接过,仿若珍宝一般地将其捧在了手中,随后迫不及待地咬破了手指,滴血契约。

淡绿色的光芒莹莹流转,光芒散去,那一株寻踪草已经发生了难以言喻的迷人改变:翠绿的叶片之上,竟然长出了一片片新生的小叶片,那叶片的形状呈扇形分叉,每一片新生的叶片,都由四瓣扇形分叉组成;清舞越看越觉得,这寻踪草的样子,与地球上的四叶草差不多。

清舞仔细地观察了片刻,好奇地问道:“这寻踪草,要怎么发挥作用?”

无双方才与新的伙伴在心中交流片刻,满脸兴奋地答道:“这每一片叶片,都是寻踪草的分身,只要我滴入血液,再拿出他的东西让她记住气息,她就可以释放这些所有的分身,前往大陆的各个地方寻找拥有这种气息之人;一旦有消息,我在第一时间就能知晓。”

说到这里,无双一刻也等不及了,赶忙再度滴入血液,让寻踪草牢记自己的血脉气息,又从灵戒之中取出了一样造型特别的腰饰,似乎是信物一类,将其放在寻踪草的旁边。

片刻过后,令人惊叹的事情发生了:那一片片四叶草一般的叶片,竟然自动地脱离了主叶干,一个个忽闪忽闪地飞了起来,好像一只只优雅迷人的碧绿色蝴蝶;她们围着无双飞舞一圈,随后轻盈地向外飞去,在无双期待而又激动的目光之中,渐渐消失在了天际。

无双回过头来,满眼激动地望着黎风,郑重地对着他行了一礼:“黎公子,谢谢你!”话音落下,又觉得自己口头上的感谢实在是太轻了,有些羞涩地低声说道:“我会付给你报酬的……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都可以……”

黎风心中的困惑越来越多:方才看她的举动,似乎是要用寻踪草去寻找什么重要的人,自己只不过是跑了趟腿,她也要如此激动地报答自己,看起来那个人对她来说十分重要。

不知为何,他的心里竟然有种莫名其妙的复杂思绪:既希望她能够尽快找到那个意义非凡的人,又因为有人被她如此挂念而有些不舒服;他有点不安地想着:希望那不是个男人吧。

黎风眼珠一转,有了打算:“我想到要什么报酬了,你告诉我你要找的人是谁,如何?”

“啊?这个……”无双有些迟疑地看了清舞一眼,后者微微地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信任黎风。

结果,无双本来只是想告诉他自己是要寻找哥哥而已,却被黎风这家伙把身世套了个彻底;而在得知了无双的身世之后,黎风便产生了陪她一同寻找哥哥的想法,他发现,自己的目光是越来越难以从这个看似柔弱实则坚强的少女身上移开了,如此优秀的她,也值得自己付出真心呢。

看到黎风真诚而恳切的目光,无双竟然不由自主地点头答应了他要帮助自己寻找哥哥的要求;只不过她现在还不知道,因为自己的这个决定,在不久的将来把自己莫名其妙地套入了某男的“陷阱”之中……

这天晚上,夜月小队的几人,再加上黎风,一同聚集在了南宫府中。清溪、东辰月与秦梦霜三人得知了清舞的打算,心中虽然都有意跟随,可是却也深知自己的实力不足,有些犹豫;已经去过迷渊森林外围的他们自然知道,那里的重重迷雾,绝非是以他们的实力所能应付得了的。

也正因为知道这些,他们不希望自己成为清舞的拖累,成为需要她保护的对象;虽然认识到这一点令他们深感挫败,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些。现在的他们,需要尽快地成长,尽快地成为能够与清舞并肩作战的战友。

无双却是有些心不在焉,现在,她的全身心都放在了寻踪草的消息之上,只希望能够尽快知道自己哥哥的下落……

“要不,我们还是在迷渊森林外围历练好了……”东辰月这样提议道。

“如果是我们几个的历练,我觉得去天断山脉的外围地带比较好;在那里战斗更加频繁,应该更有利于我们的晋升。”秦梦霜思索一番,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觉得……”

清溪正欲发话,一旁的无双却是忽然“刷”地一下站了起来,小脸上满是激动狂喜,瞬间热泪盈眶;看到她如此反应,众人都猜到了些什么:莫非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果然,无双怔愣了片刻,随即激动地颤声说道:“有消息了!在落晓城!”

清舞也是心下一喜:想不到这个寻踪草这般厉害,仅仅一日的功夫就找到了!但就是不知道,这个气息究竟是不是她的哥哥本人;毕竟循着气息找人并不是一定能够直接找到的,现在寻踪草发现的,也可能只是沾染了她哥哥气息的某样物件。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算是重大的线索了;既然沾染着气息,那就证明本人也就在附近!

落晓城么?正好接近天断山脉的外围地带,如此一来倒是省了几人的纠结;他们果断决定,先一同陪着无双前去落晓城,之后在那里转道天断山脉外围。

清舞皱眉一想,忽然将目光放在了清溪的身上:“清溪,你和我一起。”这次她去迷渊森林,可是个帮助清溪提升实力的绝好机会,虽然不能带夜月的几人同去有些遗憾,但是至少可以带上自己的堂弟;有她在,说不定可以帮清溪拐到个圣级的契约伙伴也说不定。

清溪自然是想跟自家堂姐一起行动了,而且此行可是迷渊森林,他一定要抓住机会提升自己;重重地点了点头,清溪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坚定。

于是乎,他们就这样决定:无双与黎风自然是要去落晓城确认线索,而东辰月与秦梦霜先去落晓城陪伴他们一程,随后前往天断山脉的外围,跟随大批的历练者们前往历练;清舞与清溪姐弟俩则要开始迷渊森林之旅,在这之后,一路往迷渊森林与天断山脉的外围进发,寻找清舞父母的消息。

完全出乎清舞意料的是,临行前,凤轩那小家伙竟然不想去了?

他那颇为奇葩的理由令清舞嘴角抽搐了好久:

“本大爷不喜欢绿色!而且你们不是说,那里面到处都是雾么?这个我也不喜欢!”凤轩不乐意地嘟着嘴巴,一脸嫌弃地说道。

额……这算什么理由?

不过要是真的说起来,她自己也不怎么喜欢去迷渊森林,放眼望去全是绿莹莹的一片,若只是停留几天还好,可是待久了,难免觉得视觉疲劳。

其实凤轩不去也好,就让他留心着家里的情况好了;毕竟知道了那件如鲠在喉一般的重大威胁,也难保那个落月国的皇帝不会突然心血来潮,把爷爷请去同他喝茶,或者是给南宫府招来一大队的“客人”之类。

若是有凤轩留在这里,清舞便完全不同担心这些了;不过若是那家伙真的如此胆大妄为的话,那么一年之后她重新回归这片大陆之时,少不得要带着自己的圣级伙伴们去找他好好地聊上一聊。

不过清舞倒是没想到,这一年的时间凤轩可是帮了她一个相当大的忙,乃至于她竟然觉得,这小家伙竟然也有这么认真这么帅气的一面……

第二日,前往落晓城的几人开始了他们新的旅途。

而清舞和清溪则在这一日的夜晚,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南宫府,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紧接着,南宫家族便传出了消息:南宫大小姐忽然离家出走,不知所踪;家主南宫天华心急如焚,四处派人寻找,并放出消息,有南宫大小姐消息者,悬赏高额报酬。那令人垂涎三尺的高额报酬令大陆上的佣兵们为之疯狂,而好巧不巧的是,马上便有消息传开,说是在天断山脉附近看到了清舞的身影;一时间,整个大陆都轰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清舞在三大国学院精英赛的绝世风华渐渐地在大陆之中传扬开来,整片大陆似乎都为“南宫清舞”这个名字而疯狂起来,一方面,所有人都在为这个昙花一现的十七岁八阶高品双系召唤师而惊叹,而另一方面,又因为她的突然失踪而议论纷纷、疑虑重重。

渐渐地,各种各样的传闻开始流传开来:有人说,南宫清舞害怕被各方势力围堵,所以寻找僻静之地躲起来了;有人说,南宫清舞有个神秘师傅,成名过后便再度追随师傅藏起来修炼去了;甚至还有人说,这个南宫清舞其实是假的,是某个披着人皮的兽族伪装而成的,一战成名之后便消失匿迹了……

清舞若是听到了这个传言一定会被气得七窍生烟:姐姐我不就是比普通人凶残了那么一点么?你们至于把人家说成是那么凶残的兽族么?你们这是赤果果的羡慕嫉妒恨!

不过,她倒是听不到这些传言了,因为此时此刻,借着所有人都被爷爷散布出去的流言所误导,绝大部分的历练者与佣兵们都往天断山脉那边去了,她与清溪轻而易举地便躲过了人们的视线,乘着风暴飞鹰安安稳稳地到达了迷渊森林之中。

进入迷渊森林的范围,小风便将高度降了下来;而随着小风的深入,他们也渐渐感觉到了迷渊森林的变化:一开始在小风的背上,他们能够清晰地看到下方的茂密丛林,可是一点一点地,若有似无的迷雾开始弥漫开来,下方的视野渐渐地不那么清楚了。

清舞遥望一番,发现以距离他们不远处的某处湖泊为界,那个湖泊的另一边,已经完全看不到下方是怎样的景象;联想到他们上次的经历,清舞忽然眸光一闪:那个湖泊不会就是上次他们到达的星湖吧?

这时,凌夕那清朗好听的声音自碧玉天心镯之中传了出来:“清舞,在那片湖泊的对岸降落下去吧。”

凌夕此话一出,可是把清溪吓了一跳:这……这是怎么回事?不要告诉他连上次在结界中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俊雅男子也成了堂姐的召唤兽!

清舞应了一声,赶紧弱弱地向清溪解释道:“那个……凌夕他到过迷渊森林深处,所以可以帮我们指路,不过他现在是没办法现身的,只是可以与我们交谈而已。”

她的这个解释令清溪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他的堂姐还没有变态到天人共愤的地步……不过他怎么觉得,自己所猜想的这种情况也是早晚的事情呢?

清舞倒是对凌夕的这缕精神体十分好奇,他竟然能够看到他们所见的一切,还能够与他们交谈,大概唯一做不到的就是亲自现身了,这种能力实在是厉害啊!

小风缓缓地降落下来,清舞与清溪定睛一看,双双相视一笑:果然是之前来过的星湖呢!

这时,倾煌却是忽然出现在了两人面前,对着清舞有些担忧地说道:“清舞,我又要准备晋阶了,大概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无法陪伴你探索迷渊森林。”

清舞倒是猜到了一二,自从倾煌帮助她救下了爷爷之后,便回到召唤空间,几日间都没有丝毫动静,她想来也是如此。不过这个妖孽家伙的修炼速度也真够变态的,她好想知道,他是要晋升什么品阶了呢?

事实上,倾煌目前的实力尚不如他那次重伤之前,那一次耗费实力逃脱出来,经过一段时间才彻底地痊愈,之后他便开始努力地恢复自己的力量,想要以最快的速度重回巅峰。在知晓了清舞被那个胆大包天的皇帝盯上了之后,他便暗暗决定,一定要在清舞为自己所设的一年期限之内,恢复到之前的实力。只有这样,他才有足够的把握,届时足可以令那个痴心妄想之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这次冲阶的机遇来得十分紧迫,虽然他很想陪着清舞一路前行,可是晋阶的契机稍纵即逝;没办法,他也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在最短时间内冲阶成功了。

清舞自然看出了他的顾虑,微微一笑答道:“你专心晋阶,不用担心我;万一有紧急情况,还有凌夕在。”

倾煌点了点头:“若遇到了什么危险,一定要呼唤我,晋阶远不及你的安全重要。”

清舞对着他扬眉一笑,眼含笃定地点了下头。

倾煌再度深深地看了看她的眉眼,又略带不满地瞪了一旁的清溪一眼:若不是这小子在场,他就可以跟他的宝贝亲热一番了!怨念良久,这才重新没入清舞的召唤空间之中,消失不见。

可怜的清溪就这么无缘无故地被狐尊大人白了一眼,顿时战战兢兢:他做错了什么?

在凌夕的指引下,两人一路前行。

“咱们看到什么有用的药草就收集起来,出去以后说不定还能大赚一笔呢!”清舞这样说道,看着周围随风摇曳的花花草草就像在看金光闪闪的金币一般。

她并不缺什么钱,只不过,上次在落月国黑市的经历倒是给她提了个醒:日后她若要是想要得到什么珍稀的炼器材料,免不得要去黑市,或者去参加拍卖会之类的,所以钱这东西,自然是多多益善了。

清溪看着自家堂姐如此没出息的模样,顿时有些无奈:她是忘记了自己堂堂玄品炼器师的身份了么?随随便便炼个器就能赚好多金币的说……

不过,他看到这许多平日里难得一见的药草也是欣喜异常,也想着采摘回去细细地研究一番;于是乎,姐弟俩这就开始忙活起来,一路采集着前行,光是各类珍贵的药草便收获颇丰了。

姐弟俩采药草采得欢乐无比,却浑然不知,他们的举动全都被周围的树木“看”在了眼里,随着的微风,飘散到了某个阴暗隐蔽的角落……

清舞正弯下腰去,一手轻抚上某株摇曳的药草,忽地耳朵一动,柳眉一挑,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波动:“清溪,你有没有觉得,周围的空气在奇怪地震动?”

清溪也是一脸凝重,正待回答,凌夕的话语却令两人瞬间瞪大了眼睛,冷汗直冒:原来,他们刚才干的是虎口夺食的勾当?

植族之旅是比较欢脱滴,不会像禽族之旅那样太暴力的哦!

通辽市医院预约挂号
烟台市肿瘤医院怎么样
大同手术治疗白癜风
榆林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泰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