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九江信息港 > 生活

从此无敌第八章天海杀曲

发布时间:2020-01-22 08:35:39

从此无敌 第八章 天海杀曲

不过天海院那杀手明显也不是傻子,在司空小月喊出他出处的时候,他的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而且他仿佛能一心二用,边吹埙,还边跟着两人的步伐,三人的距离从没有变过。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得和他正面一战!”

又经过几个路口,到了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后,看着依旧不知疲倦追着他们的天海杀手,刘涛忍不住了。

古琴瞬间从背后掏出,然后又是哆唻咪发唆啦西几个很普通的音,被刘涛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弹出,企图阻挡杀手的攻击。

“不行,这人最少是乐王中期,就算你知道的音乐知识再逆天,也不可能挡得住的!”

旁边,同样已经拿出笛子的司空小月,吹响《皇威》伴奏之后,清楚感知到,对面的杀手明显比她高一个小等级。

这让她顿时觉得不太妙,她可不是刘涛那种变态,乐者后期就可以与乐王初期音乐者打成平手。

“乐王中期?”

“呵呵,看来我的命跟值钱啊,竟然会有人雇佣这种等级的杀手来杀我!”听着司空小月的话,刘涛不由得猜想……

连他的父亲,当今司空帝国的一位将军也不过只是乐王初期而已,而面前这位,难不成是杀手头子?

他脑海里依稀记得,似乎雇佣普通杀手的费用,都得一个人头两千金币,而这还只是杀普通人的价格……

不敢多想,大致确定了面前之人的身份后,刘涛强忍着来自于天海杀手的杀意,喊道:“前辈,你杀我们也不过是为了钱而已,这样吧,我给您五千金币,您放过我们如何?”

“小子,你当我黑手是什么人,我们天海院可不是那种为了钱出尔反尔的杀手组织!”终于,天海杀手暂时放松了攻势,不屑的回复道。

“那一万金币呢?”看见黑衣人放松警惕,刘涛继续加大筹码。

“别拖延时间了,你有什么招就都使出来吧,既然你喊我一声前辈,那我就给你一个临死前挣扎的机会!”天海杀手已然看穿一切,手中的埙也被他从嘴角拿下。

“那……晚辈就多谢前辈了!”

对于天海杀手的承诺,刘涛可不相信他这种等级的人会失信于人,所以很大方的走到司空小月身边,与之说出一首华夏古时慷慨激昂的古战曲《无衣》!

“这,这首曲子怎么感觉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你确定让我吹?”司空小月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比她们司空家族祖传的《皇威》还另类的曲调,心底有些发怵。

“放心吧,你觉得我会害你不成?怎么说你也与我有婚约!”

“别啰嗦了,再拖下去我怕那杀手真的不耐烦了!”

瞥了眼旁边笑看着他们的天海杀手,刘涛应付完司空小月,也是赶忙走到杀手面前,说道:“前辈,多谢你给晚辈的一点时间!”

“好了?那我可动手了!”

天海杀手显然早已忍不住,埙再次被他拿起,而且这回,他更是吹出一首杀伐之气更盛的曲子。

“竟然是《天海杀曲》!”

“刘涛快躲开!”

突然,大惊失色的司空小月也管不上矜持神马的,一脚把刘涛从天海杀手的正面踹开,《无衣》战曲被她忐忑的吹出。

岂曰无衣,与子同。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曲子很短,但那种磨刀擦枪、舞戈挥戟,奔赴前线共同杀敌的英雄主义气概,却在此刻与《天海杀曲》这种阴气过重的曲子形成鲜明对比,互相抗衡着。

“这首曲子真强,难道是刘涛在这片刻间创作的不成?应该不会吧,不是说只有乐皇才能创造曲子吗……”

一刻钟后,只消耗了些许音乐之力的司空小月,心底不由得猜疑起来。

就算是《皇威》伴奏曲,似乎也只能与这首《无衣》相持平吧。

“年轻人,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可惜,你们终归只是乐王初期而已,哪里能懂得一山更比一山高的道理!”

经过片刻的僵持,天海杀手似乎被激起了战斗兴趣,属于乐王中期的音乐之力全面爆发,《天海杀曲》的威力也加强了一倍有余,让司空小月顿时就感觉到,自身的音乐在快速消失。

当然,天海杀手依旧无法攻破《无衣》的防御。

“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难道我要做偷袭这种事情?”

虽然刘涛自己对于这种行为也有些不耻,但此刻性命攸关,也顾不上那么多,趁天海杀手无法分开神的功夫,他的古琴也弹出七个被他寄予厚望的音符,向天杀杀手的后背弹去。

“噼里啪啦!”

这回,刘涛的音符没让他失望,七枚独特的音符,即刻便弹进天海杀手的身体,然后诡异的音波之力,片刻间就把他的五脏六腑全部绞碎,双眼不可置信的倒在地上!

“呼……太累了,真没想到我竟然还能杀死乐王中期高手!”

看到刘涛得手,已经大汗淋漓的司空小月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停的擦着汗水。

当然,刘涛也是如此,毕竟他只是乐者后期而已,无论身体素质以及自身音乐之力的存储,都比乐王中期差了不止一筹,也多亏司空小月在,否则他真有可能今天把性命交代在这里。

“谢谢你,公主!”

歇息片刻,从天海杀手身上搜出一块副院长令牌的刘涛,把令牌直接收起来。

既然这天海院敢对他下手,那就别怪他残酷,他可没忘记,他的父亲是帝都掌管三万巡防营兵马的将军。

这天海院,就算再厉害,难道还能抵挡得住三万人不成?

“谢什么,其实我还想谢谢你,能与我分享《无衣》这么厉害的曲子!”司空小月难得的露出脸红之色,不敢直视刘涛。

“呵呵,那我们也别客气了,还是去逛街吧,别让这种人玷污了我们的心情!”

月色的掩护,让刘涛根本没注意到司空小月的异常,拉起她的小手,就又回到奉天街道。

平凉中医骨伤医院
厦门大学医院怎么样
广东治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潍坊市男科医院地址
秦皇岛手术治疗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