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九江信息港 > 生活

美国科技作者Uber中国现状比想象中更严峻

发布时间:2019-06-11 19:57:17

在美国知名科技作者眼中,Uber中国现状比想象中更严峻

美国知名科技记者、作者莎拉做了一系列Uber的报道,尤其对Uber中国市场进行了十几次采访后撰写了长文发布在Pando Daily,链接如下https://pando.com/2015/08/31/truth-about-uber-china/。原稿很长,本文摘录了部分重点信息和观点。

莎拉•蕾希认为:Uber实际上正在推介一家这样的公司:没有CEO,每年亏损至少10亿美元,遭到了微信的封杀,并且有可能被支付宝封杀,目前只有10%的市场份额,估值70亿美元。

一、对于Uber来说,中国市场很重要也很危险

对Uber来说,中国市场非常重要:全球的共享出行市场,智能手机普及率很高,汽车保有率较低。6座特大城市的人口超过1000万,而另160座城市的人口超过100万。

Uber 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表示,Uber在中国的打车日订单已达到100万,今年底,中国将一举超过美国,成为Uber的市场。

遗憾的是,Uber中国日订单数建立在不可持续的高额补贴上。Uber对投资人表示,今年将在中国市场投资超过1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都将用于为赢得市场份额而发放的补贴。一些中国媒体和分析师已经指出,如果Uber维持当前的补贴水平,那么10亿美元甚至不足以支撑1年时间。此外,Uber还计划到明年底把中国的16座城市拓展至100座城市。

莎拉•蕾希认为试图进军中国市场会是Uber的财务赌博,因为中国很可能将成为卡兰尼克的“滑铁卢”,因为Uber在政策和业务层面都危机重重。

中国媒体和美国财经媒体已经提到过一些Uber中国的问题,包括猖獗的欺诈活动、更不可靠的司机背景调查、Uber中国融资报道中的矛盾、本地管理层和的匮乏,以及这些问题给Uber中国的乘客体验造成的不利影响等。这会给Uber中国的发展制造障碍。

但是国家安全应该才是Uber中国的风险。Uber是一家以自由主义著称的公司。蔑视一切政府部门,Uber曾利用其应用去推动政治活动,例如在应用中加入选项,反对纽约市长白思豪,以及在中国警告司机远离政治抗议。作为一款交通工具的同时,Uber也在成为一款政治工具。

Uber高管与美国政府部门关系密切。Uber中国的融资负责人是埃米尔•迈克尔(Emil Michael),曾是美国前国防部长及中情局局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的特别助理,而盖茨本人目前也供职于Uber,担任Uber Military部门顾问委员会主席。

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接受一个与美国情报机构关系密切的公司,来提供民众出行的基础服务。中国也不会例外。

二、Uber中国融资到底怎么回事?

上周,关于Uber中国此轮融资的情况出现了一些相互矛盾的报道。

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称,Uber中国10亿美元的融资已完成。这篇报道称,中国两家金融公司,包括平安集团投资部门和高瓴资本,是Uber中国此轮融资的主投资方。其中,高瓴资本也对Uber全球进行了投资。

48小时后,路透社更新了这篇报道。平安集团发言人明确否认对Uber中国进行投资,而接近高瓴资本的消息人士也否认高瓴资本参与了Uber中国的融资。平安集团和高瓴资本均是Uber中国竞争对手滴滴快的的投资方。

如果路透社记者曾关注过Uber在中国的融资进度,那么他们应该早就知道这一点。1个多月前,中国媒体曾报道过这一传闻,而平安集团发言人当时就已表示否认。

还有另一家投资机构被卷入了Uber中国的投资传闻,这就是中信信诚资产管理公司。不过,根据《金融时报》和彭博社获得的资料,该公司只是面向中国富人推销Uber中国此轮融资的产品,而不是自行参与投资。不过Uber表示,并未授权面向个人的售股,其融资仅仅面向机构投资者。

相对于其他媒体,彭博社对Uber中国的报道更密切。彭博社确认了《金融时报》关于中国富人参与Uber中国融资的报道。不过彭博社的报道称,面向个人的融资并非未经授权,这只是Uber的一种战术。

Uber中国在推销中展示了诱人的前景:投资Uber中国的回报率将达到109%,而这家公司计划在未来5年内前往香港股票交易所或中国内地交易所上市。此外,个人投资者还将获得Uber全球的股份。

Pando Daily联系了一名曾有机会投资Uber中国的个人投资者。即使有种种回报机制,这名投资者终仍未决定投资。原因何在?这名人士在中国投资市场的消息来源称,Uber中国多达40%的打车订单来自欺诈活动,而市场竞争和监管机制导致该公司很难有机会成功。Uber曾表示,欺诈订单所占比例仅约为10%。无论是否属实,坊间传闻都足以使这名投资者远离Uber。

终,我们又看到了彭博社关于Uber中国融资获得“超额认购”的报道:Uber自身对Uber中国投资了3亿至5亿美元,以“展示Uber对中国业务竞争力的信心”。

这非常搞笑:在两个月不成功的融资后,由于自行投资了1/3的资金,导致此轮融资出现了“超额认购”。

这篇报道中提到的其他投资方只有以上所说的面向私人投资者的推介项目,以及Uber此前的投资方百度。而关于平安集团和高瓴资本投资Uber中国的传闻也再次被提及。

Uber非常擅长做的事情是迷惑所有人,让他们无法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基于这些报道中Uber自己的说法,初该公司只面向机构投资者,而非个人进行融资。两个月后,的机构投资者似乎是Uber自己,百度第二。而其他没有被否认的投资方只有一家投资机构面向私人的投资项目。

三、Uber中国和Uber完全不一样

除了Logo之外,Uber中国确实非常不像Uber。来看看这些比较:

Uber通过大笔支出去抢占市场,但在美国并没有这么疯狂。Uber在美国有着的市场份额,持有大笔风投资金,并且有能力继续融资。

Uber中国是市场的追赶者,并以不可持续的方式在中国16座城市拿下了11%的份额,并宣称明年将把业务拓展至100座城市。即使完成了报道中的14亿美元融资,这样的支出也不可能永远持续。考虑到Uber中国已经遭到冷遇,很难预测Uber中国在下一轮融资中还能获得多少投资。

Uber有着非常激进而高效的CEO卡兰尼克。

Uber中国没有CEO。

Uber与政府部门关系良好,并且有能力发动司机,使司机成为草根的政治力量。

Uber中国缺乏与中国政府的关系,而中国政府也不欢迎由外国支持者发动的草根运动。

Uber吸引了中国主流金融机构的投资。

Uber中国试图向中国的富人筹资,而金融机构仅仅扮演了中介的角色。

Uber受到了司机背景调查问题的困扰,但仍能确保比出租车更安全。

Uber中国的许多司机来自在淘宝上1美元买卖的Uber司机帐号。

Uber的投资人克里斯•萨卡(Chris Sacaa)嘲笑知名投资人卡尔•伊坎(Carl Icahn)投资Lyft的决定。萨卡表示,他并不认为在美国还有另一家公司能取得有意义的规模。

Uber中国或许希望,潜在投资人不要听到萨卡的观点。

对Uber中国来说,幸运的一点在于,该公司与Uber之间的差别正在被模糊,甚至两家实体的融资条款也被搅在一起。

四、廉价Uber的“陷阱”

一些投资者可能会认为,Uber中国是“廉价版Uber”,或是投资Uber全球的一种方式。埃米尔•迈克尔成功完成了此轮融资,即使Uber自己“领投”了此轮融资。Uber中国或许可以找到一位聪明的CEO。该公司或许能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而在取消补贴、打击欺诈、优化用户体验之后,Uber或许仍能维持一定的市场地位。考虑到中国市场的规模,这将使Uber中国目前的赌博物有所值。然而,Uber中国与美国的Uber仍有天壤之别。

令人震惊的是,尽管Uber中国刚刚以70亿美元的估值融资14亿美元,并承诺将在5年内上市,但这家公司甚至还没有CEO。消息人士表示,Uber中国各个城市的负责人目前直接汇报给卡兰尼克。

这样的情况与此前被曝光的Uber德里类似。去年,德里一名女乘客遭到了Uber司机的性攻击。Uber德里团队只有几名员工,并且只是在酒店房间里办公。

种种迹象意味着Uber有可能无法成为全球规模的分享出行公司。在中国市场的遭遇战之前,没有人能料到这一点。这一严峻的现实表明,中国的创业圈有多么残酷。此外,这也不仅是Uber需要承受的苦果,同时也应当引起所有硅谷公司的重视。

从这种角度,你才可以理解,Uber为何要发动这场代价高昂、注定失败的战争。Uber必须尝试,尤其考虑到目前市场上的资金非常廉价。

东莞好的专科治疗白癜风
兰州专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新疆专治尖锐湿疣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