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九江信息港 > 旅游

噬辰经 第二十二章 混沌的心

发布时间:2019-09-24 16:58:32

噬辰经 第二十二章 混沌的心

临近早晨,当第一道曙光升起,一道黑影也伴随着降落在地上。

夜左等人从乌鸦的背部走下来,慢慢地走进眼前的房子中。

按道理说人们赶路都是白天的,在晚上不但容易迷路而且还容易遭到袭击,柳岩城的居民却没有白天出行的习惯。

像夜左这样晚上赶路的人实在是少见,他的生物钟和整个皇朝都颠覆了,因为夜左的柳岩城选手的作息和其他选手不同,每年的皇家年会都是举行在黄昏的时候。

这时候大家也是刚刚起床。

“要七个你们这里最贵的包间。”

夜左走到登记处随意地说道,同时手中递出一张面值巨大的支票,另一只手拿起了身边的酒随即一饮而尽。

“这是夜城主吧。”登记处的人是一个中年男人,看来认识夜左。

听到夜城主的称号,房间里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向这边看来,目光像是看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物。

不过也难怪夜左身为第一经济城的城主,他的名声甚至比皇室成员还要响亮。

“快一些,我们晚上还要赶路。”

夜左的样子像是已经习惯了这种场合,但是聂冉等三家弟子人还没有经历过这种被那么多人注视的场面,既想表现自己又不想在夜左面前耍小聪明。

“顶层的房间都是夜城主要的了。”登记的人招呼来一位女子带路,然后把那张面值很大的支票直接放了起来。

夜城主的消费态度他早就见识到了,无论买什么掏出来的支票都是最大的,而且从来不用别人找零钱。

夜城主每年都会来这里住上两个白天,而这天的消费占据了整年收入的百分之八十。

“带路。”夜左淡淡地说上一句,随后拍拍肩膀上的乌鸦,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走去楼上,一副王者的风范。

跟随而来的聂冉等人也赶忙跟上夜左的脚步,冰落和聆风搀扶着池七跟在最后面。

来到各自的房间后,夜左总算清静下来了。

相比于很多人在一起,夜左更喜欢一个人。

在夜左的眼里,一个人的时候脑子最好用,而且完全不需要顾及别人。

不过在这天,夜左却没能和平时一样安静地思考,毕竟这里不是柳岩城,到了白天外面一片喧闹,和夜左平时的环境刚好相反。

夜左知道其他的人肯定也会休息不好,但是只是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他凝聚灵气和精神力,进入了自己的灵台。

这是一片寂静的地方,外面的声音在这里就被隔绝了。

在夜左面前,十二道鬼门高高的耸立,其中的三道鬼门已经打开,不断地有溢出的冥气冲击在第四门上。

“召唤符印。”

夜左伸出右手,在他的右手之上,一个符印慢慢凝聚出来,先是出现的最中心的一道符印,随后四个辅助符印慢慢地从中心符印处展开。

这次夜左打算试用一下这道符印。

要知道冰落在没有灵气的时候也能随意地召唤出符印,这一点就表明符印这东西需要的只是使用的技巧,对于其他的别无要求。

技巧这东西最重要的就是熟练度,一个自己摸索的过程。

能召唤出符印夜左多半都是靠的冰落的提示,但是夜左身为一个靠自己的人,对于修炼方法他还是喜欢自己研究。

毕竟吃别人吃过的东西,吃到自己嘴中味道就变了。

之前冰落说过自己的符印叫“匿影”主要的能力是对影子的操控,还有对行踪的隐藏。

在夜左的流影冥掌中,流影冥掌的基础就是把影子附加在自己身上,然后起到加强的作用,冥服看似是由冥气组成,但其实它组成的却是影子。

匿影这个符印不愧是夜左的伴生符印,能力和夜左修炼的方向几乎是一模一样,不过想想冰落的能力和符印,他也就不感到惊讶了。

夜左回想了一下刹地和哈商使用符印时的细节,但是反复过来无非就是两个动作,一是召唤出来,再然后符印就直接起作用了,好像根本不需要特意操控。

符印本是灵魂的一部分,也许是需要意识控制的。

夜左看着面前的符印,心中默念在眼前出来一片影子吧。

不过这么做完后他却发现自己这样的做法有点太不现实了,那么简单的话符印在现在的大陆就不会那么少见了。

“只能召唤出上古的符印啊,夜左。”嘶哑的声音再次从第五门传来。

夜左对这个声音有些反感,但是却没有要敌对的意思。

“能召唤出就不错了。”

“呵呵……你还是太弱了,不知道能不能让我等到第五门呢。”

“第四门好需要多少灵魂能打开。”

夜左此时觉得既然都是属于自己鬼门中的能力,两者之间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即使对方知道了什么,在自己的灵台中,恐怕对自己也造不成威胁。

“还差很远呢

噬辰经  第二十二章 混沌的心

,如果那天你不去救冰落,把前三门的冥气都消耗光了,吸收完灵王的灵魂,现在的你第四门也许已经打开了。”

“我并不想吸收灵王的灵魂。”

夜左冷漠地说了一句,提到灵王,他心中总是沉甸甸的。

“不不不,其实你的内心还是渴望变强的,不过你还是在犹豫着什么,在你的思想深处,真正的你是什么样,恐怕只有你自己清楚吧,谁让你姓夜呢。”嘶哑的声音像是一声冷笑,随后接着说道“夜氏的族人被灭亡的原因我想你也知道,而且对于夜氏家族的陨落,你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没错,你说的不错,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夜左把手反过来,把符印放在眼前,看的有些出神。“我不知道这个皇朝是该维护还是该推翻,我的思想已经被禁锢了,我能做的只有观察,我原本以为只要我得到了别人的拥护就能得到和皇朝对话的权利,但是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想法已经不存在了。”

“之前你曾经想过杀了柳岩城那么多人就能成功地把鬼门开下去,并且自己也能获得新的生命,不过到最后你为什么放弃了。”嘶哑的声音像是在埋怨些什么。

“这就是导致我改变我最初的思想的原因,当别人毫无杂念地把你信奉为自己的图腾,甚至为了你能献出自己的生命,他们越是这样,被接受的人越是不能接受。”

这些话夜左是从来不和别人说的,因为灵王的死,夜左其实一直憋在心里一个疙瘩,不说出来实在是不舒服,哪怕对方只是在一扇门之后。

不过对于现实中的人,夜左始终放不下心说出自己的真心话,哪怕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聂冉,哪怕是看起来宁静典雅毫无杂念的聆风。

对人类,夜左始终摆了一道心灵的屏障。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你本不需要感情,你们夜氏的人都是这样,你们的血统是不会变得,你明知道与世人的交往都不过逢场作戏,但是你始终假戏真演,想想这几天吧,为了别人你失去了多少,你又得到了多少。这些失去的都是因为你的情感所致,夜左你变了,但是这样的你永远都无法成为王。”

“你在说教我吗?”

要是在平时有人在夜左面前说教,那个人恐怕已经人首分离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像是见到聆风以后,夜左感觉自己杀的人越来越少了。

像是被聆风的性格感染了一般,感觉自己的性格变得有些柔和了。

“不不,我只是你的内心,把你心中的顾虑说了出来而已,不过我想这一点你了解的很清楚才对,你眼前的这一切都不是你真正的力量,等你一切都想通了,你自然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夜左只是听着没有说话。

那人说的没错,夜左表面上看起来虽然从不顾及别人,而且做起决定来非常干脆,但是夜左实际上也有着不被人理解的一面。

夜氏家族是一代很强大的家族,他们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他们的聪明,冷血,把人利用后又不留痕迹地处理掉,天生的强者,善于伪装的天性让他们在历史中处于不败之地。

但是一切的一切全部成为了历史。

然而夜左想要复兴夜氏家族,他要做的就是要把夜氏家族的作风传递下去。

这,也正是夜左一贯坚持的作风。

不过这一作风夜左既想改变,又想坚守……

鄂尔多斯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泸州治疗早泄方法
咸宁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专家在线门诊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看病贵不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