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九江信息港 > 法律

我独仙行 第765章 出乎意料

发布时间:2020-01-16 18:16:59

我独仙行 第765章 出乎意料

卷六名扬神州

第765章出乎意料

姚泽一脸的微笑,脚下微顿,“哦,东方道友是不是有些误会了?这位道友需要证明怎么才算得上法力高深,不然就会对特别客卿产生质疑,这方法难道不妥?”

那位黑衫修士脑袋被踩住,来回在地上搓动,空有一身法力,丝毫施展不出,脸色涨的发青,广场众人都噤若寒蝉,刚才的雷霆手段早让大家心颤不已,他们自问,在刚才的情形下,自己肯定也是毫无反抗之力。

公孙小剑一言不发,很快脸色就恢复如常,转身坐下,而东方虓面色变幻,突然“哈哈”笑了起来,“原来姚道友只是开个玩笑,还请放开柳道友,我们百草厅聚会,畅所欲言,动手反而会伤了和气。”

姚泽微笑着摆摆手,“东方道友放心,同是百草厅的客卿,自然以和为贵,不过我还是把一些炼丹的体会和大家分享一下吧。各位道友,当初在下炼制大千涅槃丹时,就遇到了一件极为棘手的事,这些材料里面,有一味主药材地心菩提子……”

能够被邀请过来的,都是大陆上极为出色的炼丹大师,这是众位大师第一次听说可以用神念与材料进行沟通,当然每个人都听的惊心动魄,特别是眼前这位特别客卿的脚下还踩在一位元婴中期大能的脑袋上。

东方虓的脸色已经平静下来,虽然眼中偶尔闪过精芒,可再也没有朝地下那位黑衫修士多看一眼。

一个时辰以后,等姚泽结束了讲述,众人才清醒过来,不过大家都被这种神奇的思路给吸引住了,立刻有位身着青衫的金丹修士恭敬地站起来行礼,“请问姚前辈,这种炼丹之法需要持续多长时间?”

有人开头,很快大家都踊跃发言,连旁边的公孙小剑目中也闪过异彩,“姚道友,此法是不是也可以用来炼制法宝?”

姚泽心中微凛,此人不愧为神道教的圣子,竟直接会想通此事,不过他还是坦然地点点头,“不瞒公孙道友,此法我也曾经试过,可行。”

交流会一直持续了六天时间,地上的那位黑衫修士也一直被踩了六天,原本他还是满脸的暴怒,准备起来之后疯狂地报复此人,可连东方虓都似乎忘记了他还被踩着的事,慢慢地心中开始惶恐起来,不知道接下来自己会遭遇到什么。

大会终于在东方虓热情洋溢的讲话中落下帷幕,众人都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把目光落在上面的姚泽身上。

姚泽慢条斯理地低头看了看脚下,微微摇头,似乎也觉得这样不妥,双手不停地打出法诀,口中还说道:“这位柳乘风道友是吧,枉你修炼了几百上千年,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东方家族的地方?竟然在这里大呼小叫,一点点素养都没有?东方道友碍于情面不好多说,我却要让你明白,百草厅是个讲规矩的地方……”

东方虓在旁边看他双手不停地结印,心中觉得不妥,可听他口中一直说的义正言辞的,心中犹豫了一下,就没有开口,他哪里知道世间竟有不需要配合,就可以拘出魂魄的法诀?

黑衫修士只觉得魂飞魄散,可哪里能够开口?连手指也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目中露出惊骇,夹带着恳求。

姚泽根本就没有理会,也就十几个呼吸的功夫,一道微不可察的绿色光点就在空中闪烁一下,就消失不见。

东方虓看的真切,心中狐疑,“姚道友,此事……”

而公孙小剑离的最近,瞳孔一缩,眼中的精芒暴闪,不过却没有说话。

姚泽终于站起身形,若无其事地拍拍手,“哦,刚才只是和柳道友交流了一会,现在柳道友已经想通了,是不是柳道友?”

在众目睽睽之下,柳乘风面如死灰,精神萎靡,不过还是挣扎着站起身形,恭敬地施礼,“谢谢姚道友教诲,在下知道错了。”

一时间广场上陷入一片死寂,任谁也想不到会是这个局面,认识柳道友的人更是觉得难以置信,此人身为丹仙阁的老祖,一直和东方家族走的极近,更是东方虓最亲密的合作伙伴,竟然会直接认怂!

丹仙阁虽然只是个中等小门派,可在神州大陆名头很大,宗门上下都是以丹证道,炼丹大师层出不穷,虽然因为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炼丹,修炼的速度并不太快,可一般的大宗门都对其客气有加,毕竟谁修炼都需要丹药的。

此时这位丹仙阁的老祖脸上,根本就看不到愤怒,有的只有惶恐,似乎接连躺在地上六天明白了什么,对眼前的姚道友无比敬畏。

除了公孙小剑似乎看出了什么,其余众人都愣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那位特别客卿和相识之人点头示意,又和邓强虺丹说了几句,转身就朝外面走去,而那柳乘风却恭敬地跟随而去。

回到东方云的府邸之时,东方云早就迎了上来,“姚大哥,一位自称逍遥散人的前辈已经等你两天了,说是和你约好的……啊,柳前辈,您……”

姚泽心中奇怪,这位逍遥道友似乎很迫切,他转身拍了拍柳乘风的肩膀,“小云,以后柳道友就是自己人了,你可以和他谈一下合作的可能。”

说完,扔下目瞪口呆的东方云,径直去寻逍遥散人。

这位丹仙阁的柳前辈不一直是东方虓的忠实盟友吗?怎么突然变成了自己人?东方云只觉得自己似乎在梦中,却看到柳前辈正对自己恭敬地施礼,“东方道友……”

姚泽见到那位逍遥散人时,也没有客气,直接开口询问:“逍遥道友,不知道有什么事需要和在下商议的?”

逍遥散人却歉然一笑,“首先还请姚道友见谅,老夫动用些手段,把道友的事打探了一番,现在也算对道友有所了解。”

姚泽没有说话,自己作为百草厅的特别客卿,想了解自己自是很轻易。

“上次姚道友前去逍遥岛,求购九叶天香花的事,老夫让道友失望了,可老夫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

逍遥散人摇头叹息着,姚泽也没有开口。

过了片刻,这位中年大汉的脸色露出苍白,有些艰难地说道:“不瞒姚道友,老夫的大限已到,最多还有三五年的时间……”

“什么?怎么……”姚泽终于有些动容,难怪此人只想交换回阳丹,不过看这面相竟一点也无法察觉。

逍遥散人摇头叹息着,“修炼千余载,纵横驰骋,快意恩仇,只要大道未成,到头来终归是一场空而已。”

姚泽的嘴角动了动,想说些什么,却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位壮硕大汉。

修士如果不能突破,时间一到,自然是尘归尘、土归土。

逍遥散人叹息了一会,很快振作起来,“姚道友,实不相瞒,当初北海之事,老夫恰好懂些隐匿的功法,把事情的前后都看了个清楚……”

姚泽闻言,目光一缩,脸色已经有些变化了,“道友来到这里,就是想告诉在下这些事的?”

当初灭杀仙剑宗的那位韩姓修士,东方汇自然是不敢露出分毫的,南宫媛肯定不会说出来,如果真的被仙剑宗所察,自己在神州大陆肯定无法立足了。

“呵呵,道友勿躁,此事老夫已经决定带到地下,当然不会和任何人提及的,这也是老夫想表达的诚意。”逍遥散人连连摆手,言辞间很是恳切。

姚泽的神色变幻了一会,没有再说话,他想知道这位逍遥散人找自己到底何事,如果敢行要挟之事,自己不介意提前送他去轮回。

“姚道友,当初老夫不敢得罪仙剑宗的两人,就是担心老夫陨落之后,逍遥岛会遭受仙剑宗的打击,近万弟子都会岌岌可危,毕竟目前除了老夫,逍遥岛再没有一个元婴大能,想保留眼前的地盘都无能为力。所以老夫特意过来,请求姚道友去接管逍遥岛……”这位逍遥散人竟缓缓地说出这番话来。

“什么?这怎么可以?”姚泽一愣,随即震惊起来,怎么也想不到这位逍遥散人会提出这个要求。

逍遥散人应该是考虑已久,等姚泽平息片刻,他接着说道:“姚道友,本来老夫陨落之后,解散众弟子是最明智的选择,毕竟窥视逍遥岛的大有人在,可近万名弟子如果没有好的去处,连生存下来都极为艰难,老夫一手建立起来,如果就此毁去,走的也不安心。当然老夫也了解道友的处境,如果离开东方家族,神州大陆连个安身的地方都没有,况且老夫会给道友留下一件宝物,还有数十万块上品灵石……”

姚泽摸了摸鼻子,对其所说的宝物灵石并没有在意,自己真心不缺这些。不过他刚才指出,自己离开东方家族后,连个安身的地方都没有,倒是实情,只是自己又不会一直在神州大陆待下去,东方家族的事情了结之后,无论成功与否,自己都会离开,要这个逍遥岛根本就是累赘。

九江市第一人民医院
遵义县人民医院
承德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治白癜风惠州哪家医院好
太原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