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九江信息港 > 历史

菊韵可能会好些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14:11

1  余春梅是M县戏校的原任校长。  戏校早十几年就没有了。人们还叫她“余校长”,真正原戏校的不这么叫。只叫她师姐、师妹、师姨、师太什么的。她是附近五州十八县名角余啸天的闺女,也是关门弟子。  琴师马中赤就叫她“师妹”,在戏校的时候也这么叫。  上午接近九点儿时候,师兄妹两个进了县委大院儿。和他们一前一后进来的还有一个中年人。花白的头发显然白得有些过早,戴了一副黑边儿的近视眼镜。谁也没太在意,恍忽觉得这个人挺朴素的。  M县机关大门似乎突然变得比往日好进了。门卫室的门敝着,里面空无一人。他们感到少有的庆幸,乘机溜了进来。  进了大门儿,转过一尊汉白玉的骏马雕像却让他们吃了一惊。一群人披着重孝,跪在办公大楼的高台阶下,哭天抢地,高呼“冤枉”。白花花地一片。十几个保安在一边拼命地撕扯着,叫骂着。  黑边眼镜慌张地掏出手机,飞快地拍照着每一个动感的瞬间。  “干什么?!”一个声音厉声叫道,像平空打了一个炸雷。“谁让你拍的?滾一边儿拍去!”  “咋来?拍个照犯法吗?”他理直气壮。  “不犯法!”另一个穿制服的人气哼哼的。  “不犯法为什么不让拍?”  个说话炸雷似的人缓步走过来,脸上笑眯眯的。对黑边眼镜说,其实也没有啥,如果真的想拍,拍几张也就是了。然后说:“伙计,你过来一下,有句话想告诉你。”黑边眼镜尚未来得及反应,上来三个人,两边两个,后边一个,连推带搡将他推到门卫室的里屋。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屋子。随着屋门“砰”的一声被一个人用脚踢上,拳头、耳光、穿着厚底子皮鞋的脚,雨点般落在他的身上。里面传出一连串的叫骂和惨叫!  2  警笛的鸣叫声撕裂着空气,令人惊悚。  车上咕哩咕咚下来几十个人。警棍挥舞着,腰里挎着盒子炮,乌黑发亮。台阶下的一群重孝很快被赶了出来。  门卫内室的三个人终于出来了,内室的门随即重又被拉上,黑青脸皮的人将钥匙插进锁孔,用力反拧了一圈儿,一串儿钥匙哗哗地直响。他们的衣着有些零乱,上面零星溅着血迹。他们自豪而得意地整理着衣服的下摆。嬉笑着,好像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  县委门前几个门卫在电动门后面抱拳在胸,慢慢地踱着步子,目光狠狠地盯着大门外面,那一群重孝,重又齐刷刷跪在大门外面。哭叫声不绝于耳。  气氛依然紧张。  胖领班冯三儿突然在监控上看见余校长和马老师,抓起对讲机就喊:“不好,下来了。三楼的,快,注意!”  3  余校长和马老师刚进到办公楼就被堵住了。  一个斜挂着微型冲锋枪的人,凶神一样朝她喝道:“出去!干啥哩!!”余校长这次耍了个滑头,满脸陪笑,“到七楼,文联,找苟主席。”  她知道,三楼是禁区,所有的百姓都是不能上的。即是她这样多少有点儿身份的人,要到三楼以上办事儿,也不能在三楼的楼梯口停留。因为那里住的都是县委书记、副书记等主要领导。  她的事情还必须找到书记,没有书记的签字,一辈子也休想。为了这事儿,原戏校的那些同事从开始一直跑到现在,已经有三分之一已经牺牲在跑事儿的万里征途上。余下的,大多心灰意冷。恢心丧气有时候也会击垮余校长,毕竟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体力、精力总是十分有限的。但想起这为之奋斗一辈子的事业,想想这一拨儿人晚年的生活,想起戏校被县委无故解散,并将一拨人不明不白统统赶回农村老家,一股力量又像一头小牛,不住地在胸中冲撞着。她不能停下来,别人不跑我跑,哪怕只剩下我一个人。老琴师马老师是个老实人,弦子拉得好,一把胡琴能把这世间所有的事物描绘得活灵活现,却亏了那张嘴,噙块冰都潄不出水来。意志却和她一样坚定,只要她言一声,再重要的事情也会放下来,跟她一起到县委大楼跑事儿。  师兄妹二人同样觉得今天的县委大院有些怪怪,大门口儿没有人把守。进来才发现高台阶下面一群重孝,白刷刷的。几个年轻保安列作一排阻挡着他们,推搡着他们,其中的两个老人已经跌倒在地。重孝们哭叫着,呼喊着“青天大老爷”,跪倒在高台阶下面。  艺人总是爱动感情,马老师已经怒不可遏,两只眼睛快要冒出火来,浑身都在颤抖。余校长一边儿拉拉他,示意他不可莽撞。我们毕竟还有自己的事儿。直到黑边眼镜因拍照被三个保安连推带搡带走之后,马老师才不得不佩服师妹的智慧和沉稳,不然,先被带走的,一定会是他们。看看没人注意,两个人乘机进到楼内。  4  在一楼撒了个谎,余校长和马老师到三椄。楼道里站着四个荷枪实弹的穿着黑色制服的人。他们没敢停留,一直上到四楼。她朝下面瞄了瞄,没有发现有人跟来。听听也没有响动,给马老师一个眼色,二人小心翼翼下来,捏手捏脚地。她想寻个机会混进书记的办公室。她知道书记在8号办公,8号除了会议室之外,是的房子,里面的摆设像宫殿。一次,书记喝大了,专门招她来给书记唱过堂会。  她没有给人唱过堂会,唱堂会是父亲那一代艺人在旧社会里的事儿。她没有见过堂会是个什么样子,她只是听说。解放后几十年都绝迹了,那是艺人的耻辱。这次下来,她越来越觉着是唱了一场堂会。所不同的是她的父辈是给旧官僚们唱的,唱得好了,还有钱。  她总算是见过书记大人的人。这成了她在同事中的资本。她想,只要能进得那个宫殿书记或许能一眼认得出她。她的心嘭嘭地直跳,嗓子眼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四个挎微冲的人这会儿只剩下了一个,那三个或许去了厕所?时机千载难逢,只等剩余的这一个转过身去,她就带上马老师一起往书记屋里冲,她把所有的希望都押在这的一搏上,她毕竟为这件耗尽了精力。时间在焦急中变得越发迟缓。他们静静地等待着,焦急地巴望着。终于,随着一声门响,那个人也进了一个房间,走廊里变得更加幽深起来。他们抓紧时机,放轻脚步,飞快地冲向8号房门。  不知什么地方传来一阵对讲机乌里哇拉的叫声,依稀能听出几个字,“三楼的,快,你们弄球啥哩!”正是胖领班儿冯三的声音。四个持枪人像预先埋伏好了似的突然从厕所和另一个房间冲了出来。四只黑洞似的枪口对着他们两个。  “站住!!”他们大声喝斥着。一看是刚才上去的两个老人,在上面兜了一圈儿又回来了。吼道:“说上七楼。为啥又跑这儿来了?!”  余校长说要找张书记,有事儿要反映,请他们高抬贵手。四个人哪里肯依,吆喝他们快走,“老混蛋,再不走就把你们抓起来。”余校长终于忍无可忍,挣扎道:“凭什么抓?找书记犯了啥法?”  “扰乱办公秩序,怎么不犯法?有事儿为什么不上信访?”  余校长说,他们的事儿已经跑了六年了,回回都通过信访,信访如果能解决,他们不会来找书记。没有等她把话说完,四个人严厉制止了他们,推搡着他们俩往楼下赶。余校长是泼旦的行当,情急之下,突然使出平生力气,一下子蹿起老高,又一屁股蹾坐在地板上,大哭大叫起来。四个人愈发恼怒,架起他们两个就往楼下走。  5  8号的门突然开了。余校长的回过头,见县委书记张望从里面蹿出来。她的心里一阵狂喜,心想这一下总算有救了。张书记一定是听到了走廊上的动静出来制止他们胡来的。急切中他叫了一声“张书记,我给你唱过堂会,你怎么不认得我了?”  张书记像是压根儿就没有看到眼前的景象,就像她根本不存在似的。她又叫了一声,这次张书记分明听见了,也看到了这个全县知名的演剧艺术家被四个全副武装的自己的打手控制着,但他只是扫了一眼,紧锁着眉头,失魂落魄地跑着下了楼。  张书记好像很急。她分明看见张书记满头都是汗珠,甚至来不及擦一下。出了什么事?!他想。她和马老师奋力挣脱了那四个人,跟着跑下了楼。  楼前广场里的情况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从大门口一直到院内广场,站满了穿着军装的武警。几个保安已经全部被控制。一队战士跑步上了楼,那四个挎微冲的见势头不妙,顾不得余校长他们转身就往楼上跑,没上楼梯就被武警战士按倒在地上缴了械。  张书记一下子吓得傻了,他站在院子中央,冲着保卫科长大骂:  “都是些有眼无珠的东西!你们可把老子害苦了!!”  6  一个瘦高个子夹着公文包的人,迈着稳健的步子来到张书记跟前,“姓名?”他冷冷地问。  “张望。”张书记的声音都在颤抖,再也没了人们在电视中看到的那种气宇轩昂。  “张望。你听着。你涉嫌严重违纪,从现在起组织对你立案审察。”  话音未落,身后两个魁梧的年轻人,将一只黑色的袋子已经套在他的脑袋上,两个人架起胳膊朝一台IVC警车走去。余校长清楚地看到,张望的双条腿已经不听使唤。  保卫科长和几个行凶的保安也同时被带走了。  余校长像突然间掉到了一山洞里,一切全茫然了。她原指望只要找到书记,他们的事情很快就可能得到解决。可现在呢?书记进去了。惊喜。错愕、希望、失望······她一下子变得没着没落的。  “师妹,这唱的是哪一出啊?”马老师战战兢兢地凑近她问。  余校长回头环视了一下四周。县委大院里一片死寂,连办公大楼的所有的窗户都闭得严严实实的,像是一座从来没有住过人的鬼楼。  一束阳光投射在县委大院里,亮得有些眩眼。刚才还满是乌云的天,终于裂开一道缝隙。  余校长极想找个人问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四周一个人影儿也没有。  7  午饭刚盛进碗里,马老师手里拿着一杆弦子,急风急火地跑了来。进门就叫:“师妹,师妹,听说了吗?”  她一脸的茫然。  马老师告诉她,现在街上各种传闻都有,大体是说,上面早就知道县委领导严重脱离群众,当然还有经济问题。巡视组在S县巡视结束后,决定到这里来巡视。因那里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就先派黑边眼镜来这里暗访一下。没料到刚到这里就遇到那群穿着重孝上访的人,和那些恶狗一样的门卫,就举起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儿,被那几个不长眼的门卫拖到小屋子里痛痛快快地狠揍了一通。还把人家锁在里面不让出来。把黑边眼镜的手机也给摔碎了。不料,黑边眼镜身上还有一只手机,就在黑屋子里给巡视组发了个短信。巡视组觉得情况严重,随即调来武警包围了县委,才把黑边眼镜救了出来。随之直接把张望也给带走了。真是大快人心呀,全县人都在庆贺,几个师兄弟儿,师兄妹也说要上河滨公园儿庆祝一下,他特意来要她一起去,唱个痛快。  她长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  老琴师说:“师妹,张望倒了,咱们应该高兴才对,你咋还那么闷着?”  “那你说,我们的事儿下一步会有个转机?”余校长上心的还是大家的切身利益。  老琴师摇摇头,脸上只一丝苦笑,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咋说哩?如果换一个,可能会好些?千万别再来个张望。”他有意把“可能”二字的语气说得很重。  余校长低着头,思索了好大一会儿,像是自言自语,“眼下是不行了,群龙无首。更没有人管了。师兄啊,看来我们又得从头开始了!”  马老师看见师妹的眼睛里有两颗泪珠在转动。将手一挥说:“先别想太多。挪一步是一步。万一再来的是包相爷呢?”  余校长艰难地苦笑了一下。吃力地站起身来说:“走,庆贺去!”  -end-   共 422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功能检查项目有那些
黑龙江专科医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的癫痫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