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九江信息港 > 时尚

月光狩猎炮号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33:31

“轰轰轰——”岩炮;  “呜呜呜——”弯弯牛角号;  “哇哇哇——”构树比卷筒长号。  古夜郎的山谷里,狩猎号炮,震山裂谷。透过这茫茫苍苍的荒野,偶尔闪现出一具具恐怖森森的骸骨,只有嗡嗡的苍蝇还惦记得几分。虽说已近傍晚时分了,但勤快的只有助威者,需要攻城拔寨的仍迟迟未动。  这时,一群狩猎者有气无力地朝山谷里走来,为头的首领叫赛虎。顺着一溜的浮云看去,活像一支送丧的队伍。他们大概已有数天没有狩猎到食物了,肚子饿得只有薄薄一片,如牛脖子下方的肉蹼。远处的老虎只可有可无的看上两眼,就转向别处搜查了,也就是任他们通行了。他们急需一场猎食来振作士气,赛虎努力地搜寻者各种动物留下的气味儿,还要从中便别处能够捕食的。  突然,一头野猪掠过他们的视线,黑黢黢的一团肉球,但他们的追赶还是晚了一步,野猪已钻进了洞中。石罅仅能容得一个人勉强通过,再说里面有黑咕隆冬的,又是赛虎他们所不擅长的。不过听里面的声音,似乎还有10几头小野猪呢,但他们却并不想以逸待劳,狡兔三窟嘛,万一它秘密的转移了,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赛虎认为必需速战速决。  这种洞一看就是防御型的,其实许多动物都得其精髓,比如一种鹰就把蛋产在荆棘中,诚然别的动物是难以接近,但他们破壳后,很难保证不被刮伤,实践证明并不怎么理想的。  野猪也并不是好惹的,俗话说:“头猪二熊三老虎”,老虎都是仅排三位,不敢和它正面交锋,只能采取疲敌策略,待其气喘吁吁时,再一口咬向它的脖子。老虎到底还是“猪倌”啊!再说野猪皮粗肉厚,子弹都不能轻易穿透,什么石子儿了斩了厚厚一层,很难找到下口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它的那对獠牙也不是摆设,一旦咬中了,很是致命的。  赛虎想,大家好几天没有狩到猎物了,这样僵持下去他们是拖不起的,必需将其引诱出来,才能依靠整体的力量将其制服,重要的还是看中了那群小野猪。当然母野猪也不会不有所觉察的,哪能就坐以待毙呢,不停地在洞口朝他们怒吼。  狩猎号炮仍然“轰轰轰——”、“呜呜呜——”、“哇哇哇——”地响着。  赛虎什么也不听?听见了,心突然一跳。又睁开眼来,不由自主地回过头。还看见了呢!离这野猪洞几丈远的莽林边,密密麻麻站着那些狩猎者。他们那冷凝、闪亮的目光汇聚成一股巨大的光束,颇有冲击力地射来---狩猎者望着首领那有什么?噫?不对,这一种令人不怏的东西哩!那令人不怏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一般来说,“引蛇出洞”的任务常常是由“狩佬”来充当的。按说,他们这样做似乎不合情理,但也合乎“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  所谓“狩佬”:就时年老体弱的那种,不怎么能够给群体带来效益的,其结果很可能是九死一生。虽然名义上还是由首领指任,但结果若不公正,他们有权利推翻这个决定,一般都是心照不宣的。  不一会,这巨响从耳边消失---什么也不想吧,却又不得不想了!  赛虎三步两跳来一块儿蛤蟆石上,下面时一片嗬叽嗬叽声,结果其实明摆着,那就是赛虎的母亲,大家之所以能够容忍他犹豫再三,也是想看他在大是大非面前,会不会徇私情。赛虎看每位狩猎者的眼睛都是无辜的,也都足以让他望而却步,却就是不敢多看母亲,但如果他再这么徘徊不定,就很难让众人信服他这个首领了,下面如哗变一般嚷得更凶了。赛虎终还是把目光定格在了自己的母亲身上,那一转头的目光,足足撞折了他的睫毛,也撞出了他汪汪的泪水。母亲下意识地抚娑抚娑残缺的耳朵,没怎搭理赛虎,大概是赛虎忘了,母亲是为救他才被老虎咬伤耳朵的。当他因贪玩陷入老虎的网中时,是母亲冒着生命危险,勒断了几根手指才把他救出,如今儿子竟这么不顾母子情分,母亲痛心的就是这个。  大家已悄然向赛虎的母亲逼近了,似乎要问责她为何抗旨不尊似的,齐刷刷的怒目直视。这时赛虎迅速地来到母亲的跟前,用手轻轻的抚摸一下母亲的身体,见母亲毫无反应,不得已朝她肩上打了一掌。这下可彻底激怒了母亲,一个背跃,反打了他一巴掌,似乎是在历数他的忘恩负义。赛虎没有反抗,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消除母亲对自己的怨恨。  见此情景,大家反而义愤填膺了,祖宗之法哪能轻易变得,他们的架势大有将赛虎的母亲刺死的可能。这下感情用事地轮到赛虎了,他立即来至大家的跟前,手握利器相向,他的格斗技巧毋庸置疑时的,但要与众人为敌,废君也是弹指瞬间的事。众人蜂拥而上,足以让每个人不寒而栗。赛虎且退且走,还不时地朝母亲望上两眼,坏的打算就是他去当“狩佬”了。  在他们随时都有可能火并的时候,赛虎的母亲猛地一掉头,径直钻向洞中。狩猎者向来都是“铁打的脑袋麻竿的腰,肚子软得豆腐包”,也就是说他们的软肋在肚子下方。因此,赛虎的母亲只是低着头在洞口试探。还好,过了许久,她也好渐渐地适应里面的黑暗。虽说她自己是抱定了必死的决心,但想到儿子他们还是饥肠辘辘的样子,就不自觉的想为儿子他们争取一顿美餐。所以,她要用好这条命,不能白白的送死。她努力竖起耳朵搜寻洞中,搜寻洞中各种可能的讯息,并随时准备好搏斗的准备。  母野猪也不敢将战场设的离孩子们太近了,但又不敢靠近洞口,外面时有一双双虎视眈眈的眼睛,为了孩子,它的这条命也不能随便牺牲。因此过了许久都没听到洞里搏斗的声音,终于野猪不得不出击了,但初次的接触都是想把对让往各自的方向拖。  赛虎的母亲要躲避野猪的獠牙,其实也仅能看到獠牙和它的眼睛而已,这是它从未遇到的搏斗,不祥的预感早弥漫上了心头。  野猪也得注意保护脖子,每次老虎等猛兽都是从这儿下口的,也是它所武装不到的地方,当然肛门也包括在内,不过此时还没必要顾后,把瞻前做足了就行。  经过几次的短兵相接,也都熟悉了各自的套路,不过事端的扩大化却在赛虎的母亲。她趁野猪遏不留神,一剑刺进野猪的肩胛骨中。  这下可是彻底把野猪惹毛了,尽管赛虎的母亲左躲右闪避过了獠牙的几次上挑,但她终于还是没有了退路,很不幸地被刺中了肚子,肠子等都哗哗地流了出来,但仍死死地不依不饶同野猪巧妙周旋了,她只有一个信念在支撑着——战斗到一刻。  洞口渗出了殷殷的血迹,方才还一浪高一浪的嗬叽声,也渐次的安静了许多,都密切地关注着洞口一丝一毫的变化,赛虎直接把守在洞口,根据他所听到的声音,他的脸色犹为凝重。  野猪失去了理智,赛虎的母亲怎么也不能甩掉,却不知不觉间已朝洞口挪了一步远,外面的光已隐约可见了,那是要夺它命的光啊,还有如钢刀一样猎人的眼睛。  大家就这么僵持着,谁都不肯分半点心,各自的臀部都努力地往下压着,后腿所蹬出的土有一指来深,只有血在不断的往下流,不断的往下流,显然赛虎母亲很可能终坚持不住的。  偏偏这个时候,小野猪们此起彼伏的嗷嗷着,也许时要吃奶了吧,想必时每个黄昏的时候母亲都是这样对它们的。这下野猪彻底分了心,赛虎母亲也不失时机地将往外拖,一边是顾不上肠子地往外流,一边是能绊住什么绊住什么,但野猪依然做着的殊死抵抗。其实野猪即使用处比赛虎母亲更大的力气,也只是能减缓这种趋势,还不能立即就转了向。  山谷里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如绽开的花朵,赛虎紧绷着的脸也一点点的舒开,人们更是沸腾一般的嗬叽嗬叽的叫着。  赛虎母亲退出来时已是血淋淋的,挂满了每根末梢,野猪刚露出脊背,赛虎就一爪扣下,加速地将它往外拖,又一剑插进它的肛门,胡乱的一搅。  野猪顿时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狂奔不已,其他的猎人已将洞口把守好了,有的已负责到里面擒获小野猪了,母野猪终于还是倒在了他们的一双双利剑下。但它看到一只小野猪被拖出来时才闭上眼,同时闭上眼的还有赛虎的母亲。  “轰轰轰---”“呜呜呜---”“哇哇哇---”狩猎号炮又在山谷里响着。  暮色的掩映下,这群狩猎者又悄然地走向远方,不过比来时多了几分的生气。不多久,古夜郎的山谷里又安静了下来,静得把声音都吸得干干净净。 共 30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结石具体症状有那些
黑龙江好的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