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九江信息港 > 旅游

召唤七龙珠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趁火打劫,收服太师

发布时间:2020-01-16 14:17:56

召唤七龙珠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趁火打劫,收服太师

太师与那楚王透露出了惊天大秘,吴空听得是目瞪口呆。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天下人与其它帝朝之人都被瞒过了?

那现在的玄元天帝是假的,当初那个逆元会会主自称是什么玄元天帝又是前朝大夏天帝,那就有问题了……

正想着,却听到楚王狞笑:“老匹夫,本来想让你在三国混战之时发挥点余热的。如果立功表现良好,不会亏待于你。但既然你不识相,那不用等三国混战开始,不用等三大帝朝大战,本王就先灭了你!!”

说着,冲杀过去。

“哼,真面目,总算暴露出来了吧?”太师说着,夷然不惧,也朝楚王杀去。

双方大打出手,乒乒乓乓的,强大的力量不断冲击横扫四方,但只是将一些货架扫倒,或者被货架上面的力量所挡,根本没有摧毁这里的永生神器什么的。

显然,这两人都有收力,将力量尽可能压缩凝聚,朝对手碾压过去,尽量避免力量散溢到别处。

当然,虽然力量暴发看似不大,但实际上,对双方的压力,造成的伤害,一点也不弱。

吴空摸着下巴嘀咕着:“这两个家伙,都不想破坏这宝库啊,我是不是正好趁机进入收刮一番?嗯,不妥,若我行动,一暴露,被这两个老家伙察觉,可能就是联手来攻打我了,那可就亏了。

“现在,楚王不想让这宝库毁灭,免得这里的好东西给弄毁。或者还有其它因素。而太师嘛……估计是不想把其它人引来,免得祂连逃都逃不掉,没有金蝉脱壳的机会。

“那么,我该如何做才好呢?”

楚王与太师,很可能没发现吴空藏在这里。楚王是没注意,太师有可能是估计吴空离开了。这就给了吴空机会。

“玄元天帝是祂们搞出来的,那如果太师或楚王其中一个被镇压,或离开,是不是就没有玄元天帝了?就算重新要搞一个新的天帝出来,那么……实力也大不如之前。再加上玄元帝朝的天下气运未恢复,这对我来说,就是天大的机会……”

吴空心念闪动着,突然冷笑:“这可是一个大好机会呢。”

他打定主意,要相助其中一方,不过,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机会。

所以,潜伏起来,更隐秘地藏好自身,暂时也没进去再找其它宝物的想法了。宝物虽好,但跟天王军的大战略比起来,就差得远了。

太师与楚王,各展手段,种种绝招并出,释放出来的力量越来越狂暴,越来越暴烈。

吴空不断挪移身形,尽可能避开两人的攻击力量冲击。

此刻,就见太师手一挥,大量的黑潮液喷涌而出,其中有黑潮兽器灵杀出。楚王怒道:“老匹夫,果然跟逆贼勾结。竟连黑潮兽器灵都祭炼了?你早已不将玄元帝朝气运放在眼里?”

“爆!!”太师一声沉喝,那永生三境五段的黑潮兽器灵陡然爆碎开。

“此乃老夫战利品,非老夫炼化。”太师说着。那自爆的黑潮兽器灵已形成恐怖的力量袭卷四周。

楚王有些措不及防。

本以为太师不敢惊动外人的,之前的打斗也是小心翼翼地,尽量收敛力量。鬼知道这太师突然间发了这么一个大招?

只感到整个宝库剧烈动荡,一股光柱冲天而起,整个藏宝库炸开了。

狂暴的力量,吸扯着宝库中的货架与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一起冲出去。太师也随着这股力量冲杀出去。

“哪里走?!!”

楚王说着,身形一晃追杀出去。

宝库之外,太师杀出来,就发现,虚空中居然还有另一个楚王,大掌拍落下来。

太师吃惊,伸手一接,就见楚王人大掌变成一枚王印,镇压而下。

若太师之前大意不接,可能就会被王印的力量笼罩,逃不掉,然后真被压制。此刻接下大印,一震,大印弹起。

天空中的楚王化身也被爆炸的余波力量扫灭,但真正的楚王已从宝库之中杀出,一掌将太师吸来,双方又再度大战。

远处的其它人都看到这边情形。而且,太师化身也在朝此杀了过来。

就在这刹那,吴空在被卷出宝库之外的货架后面现身,猛然一掌朝那楚王拍去。

这一刻,楚王感应到了危险,但正好被太师袭击着,一时间不及反应过来。

太师也察觉到了吴空,杀机是针对楚王的,当机立断释放力量形成漩涡吸住楚王。当然,预防吴空有诈,所以是藏在楚王另一边没敢背对着吴空。

而后……

砰的一声巨响,楚王被巨大的掌劲轰飞。

虚空中呈现一个个黑潮兽器灵,密密麻麻朝楚王轰落,一个个黑潮兽器灵自爆,楚王吐血重伤,血液化作滚滚混沌,化作一个个大千宇宙世界,崩灭爆炸,力量袭卷四周。

其它入侵者冲过来,救护住楚王,但吴空凝聚光球世界投影的力量于掌上,再一掌拍出,没伤敌但却将大群敌人一起吹飞出去。没有楚王的力量挡住,那些入侵者根本无法定稳身形,全部被轰飞。

“太师,走!!”吴空对太师道。

“这……”太师有些迟疑。

“好啊,你果然与逆贼有勾结。竟然跟那南方伪王是一伙的?这下是算是证据确凿了。”楚王定住身形,沉声道。

吴空对太师道:“纵然太师不跟本尊离开,难不成楚王等人就不会造谣?难不成祂们就不会向天下颁旨说太师勾结叛逆?嘴长在祂们身上,还能挡得住不成?”

他看出那太师是犹豫于他的南天王身份。

如果不跟吴空离开还好,一旦跟着离开,就再也洗不白了。太师勾结南天王的事,就成了证据确凿。

可是,吴空也说得对。除非此时太师出手将吴空拦截并困住镇压,否则,楚王等人都可以硬说太师与南天王勾结的。毕竟吴空在众目睽睽下救了太师。

再然后呢?太师有把握留住吴空?太师对付吴空的时侯,楚王不会动手对付太师?或等到太师与吴空分出胜负之后,再坐收渔利?

兼且,吴空之前可算是救了太师……起码助了祂一臂之力,就这么翻脸不认人还对吴空下黑手,事后传出去,太师忘恩负义,这话也不好听啊,会让麾下人心散的。

如果有大义之名,维护大义而舍小义,那还说得过去。但如果太师被朝廷下旨斥责或夺去太师之位,那就不是大义一方了,为了维护朝廷稳定而算计吴空,这也说不过去了。

因此,对吴空动手,有大害处而没有多少利益。而跟吴空走,虽然也有害处,但却也有好处……起码多一个盟友。而且带来的害处和祂不随吴空走的害处是一样的,根本没必要顾忌。

这种情况下,太师除非是受到天下气运蛊惑,受玄元帝朝的气运之力迷惑心神,死忠,否则就定然会随吴空走。

但玄元帝朝天下气运已乱且衰退,再加上太师之前可是与人联手“创造”了玄元天帝,对玄元帝朝的气运有多少认可还不好说。就算认可,估计也只是认可那气运带来的利益,要对玄元帝朝有太多的忠诚?可不好说。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永生主也是利益生物,当然不会分不出轻重。

“走!!”

太师一咬牙,决定,反了!!

朝廷之中,诸臣坐看祂被楚王攻打,之前的政~治盟友与朝廷中的麾下小臣竟无来援者,已经让祂心凉了。

当即,手一挥,太师府中的重要亲信就都收过来,然后跟吴空飞速遁离。

“果然是反贼,哼,拦住祂们!!”

楚王带人急速追击。

吴空之前虽然伤了祂,但这里是帝都,有的是助力。而且楚王伤势也不重,若不是被偷袭,未必就受伤,所以根本不惧。

吴空与太师冲出太师府,就听到外面处处传来吼声:“太师反了,太师反了!!”

“太师与南天王伪王勾结,人人得而诛之!!”

“太师与南天王伪王一起遁逃了,快来人啊!!”

全京都轰动。

之前一个个平静的府邸,灯火通时,照亮亿万里。人声鼎沸,气运奔腾,杀机汹汹,一队队人马迅速集阵,准备杀出。

吴空与太师却已被一个巨大的防护罩结界给拦住,却是有人事先就呆在太师府之外,此刻释放攻击,对太师进行拦截。

“给我破!!”

太师一掌轰击那屏障,发现居然无法轰破,不禁大惊失色:“竟然能引动帝都护城大阵的力量?以国运气运加持的阵势力量来困住太师府?”

“看来,太师现在是众叛亲离了。加入我天王军如何?”

“这种时侯,还说这种事?”太师很着急。

后方楚王追来,前方京城各方兵马都汇聚,将要杀至。若是再迟疑片刻,前后被堵,就逃不掉了。

吴空却是哈哈大笑:“这京都护城大阵虽强,却也困不住本王。现在再问你,加入天王军否?若加入,携你一同离开,否则,只能说再见了。”

太师一咬牙:“大不了本太师投降朝廷……”

“你本来就是朝廷中人,政~敌会容许你再翻身?甚至不会想再借助你的力量,以避免万一。要么造反,要么……呵呵。”吴空冷笑。

太师深吸一口气:“你这是趁火打劫。”

“对,没错,就是趁火打劫,你觉得怎么样?”

“够无耻!!不过,如此无耻之辈才能成大事,本太师不是不可以答应你。但若你逆天成功,夺得天帝之位,本太师有何好处?”

“重归太师之位,若是立下功劳不比其它大将差太多,给你封个王位也不是不可以。”

“好,本太师答应你了!!”

“张太师,本尊如今就册封你为吾南天王麾下‘明军’部队大将军,以蕴‘弃暗投明’之意。”吴空道。

太师脸色变幻,知道吴空信不过祂,要个投名状。

本以为加入天王军也是差不多与吴空平起平坐,但直接就成为了吴空麾下。之前是玄元帝朝玄元天帝麾下的顶尖朝臣,现在居然变成叛军手下?心中升起莫明悲凉之意。

不过,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更何况,未必不能翻盘成为张天王。

南天王独孤胜夺得大位的机会,还是满大的。

一咬牙,太师也不要脸了,大声道:“末将拜见南天王。”

“哈哈,好,好好,天王军再增一名大将,可喜可贺啊。”

全城都听到了,势不可改。

“无耻!!”

城中有人骂着。

不一定是真怒,但却要以此表明立场。以此反衬自己是对朝廷何等忠贞。

楚王已带人杀到,怒声道:“无耻之徒!!太师你……”

话到一半,吴空已一掌拍去。

楚王迅速应接。

本以为吴空不偷袭时,能轻松接下这一掌,却万万没料到,竟然被震飞出去,连带身边的诸多入侵太师府的手下一起被震飞。

祂大惊失色。

吴空哈哈大笑。

楚王再厉害,又岂能挡得住凝聚光球世界投影力量的倾力一击?

吴空如今实力已非昔日,比当初强大得多了。

“所谓楚王,也不过如此。吾南天王,羞于与汝并称王者也。你以后叫楚公吧,或叫楚侯即可。”吴空道。

声音全城都听到。众多玄元帝朝的人莫明震骇。

吴空知道天帝不在,所以特别嚣张,虽不敢与全城敌对,但现在全城力量没集聚过来,却是不惧的。

那太师则是又惊又喜。

吴空击退楚王,如此高调,不管是不是为了太师,本质上都对太师产生好处……南天王越是强大,太师加入,越不容易被人非议啊。能一掌击退楚王,这样的强者,太师背弃朝廷屈从,不会有人说太师有眼无珠,不会有人说太师屈从之类的话。这是服从强者之举,名声上稍微好听那么一点。

“以帝都护城大阵形成的防护结界,想困住本王与太师?可谓重视,但区区护城大阵,对本王来说,岂足道哉?”

吴空非常之高调地展示着自身的实力,让人听到看到,以此赚取名声,就能让天下的墙头草纷纷来投了。

“走!!”

一拉太师,收入袖里乾坤,再借助光球世界投影的力量,传送出去。

并非吴空能带人穿越任何屏障,而另有化身在刚才他收服太师时,就悄然钻进帝都地脉之中,破坏护城大阵的一些力量流转路线,这里的防护结界有漏洞,这就容易钻出。

但帝都中能看透这点的人并不多,吴空就借此刷一刷名声。

此刻,他与太师一起消息,果然引来一阵大哗,无数不敢置信的惊骇之声传出……

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东区医院预约挂号
天津市整形外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市治牛皮癣医院
南充男科医院哪好
榆林治疗睾丸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