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九江信息港 > 旅游

一棵问天的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54:12

它是一棵树,与浆声相伴它从不相信风能吹落帆它也不相信冰雪能压碎山它相信:叶落叶生是一本生命的船,岁月没有回归的海岸线。它是一棵树眺望日出旸谷,日落蒙汜它问天天际外是否也有树,也有同样的树语言它向天高于地面,心纸书写大地宇宙的铜环它飞天树枝筑巢,引来鸟的翅膀振荡叩问天音的琴弦。它很老可它是一棵千年的树呀风剐掉了皮,雨挖了根,而它更茂密了年岁的记忆;挺拔,坚韧,直腰,站立它于是富有了贫瘠的欢唱它把骨头种在荒芜的石山它把灵言浇灌禅宇的经卷青苔的石阶,堆砌了高瞻仰望的远方听了百年,听了千年的故事人,故事人的推风十里的诗卷。它是一棵树年轻而又苍老的树它问天它向天它飞天它的心轴陀螺宇宙的起始点的火焰它嘲讽,它鞭打,它撞击巫师的惑言烂泥的鬼魂黑道势力的囚禁,邪教的教会,恶魔的咒语和盗食灵魂的虫蚁,腐烂的臭气污泥,砍伐的暴力。喂,你看天的火一片云红的彩霞,飘在它的头上它记忆起了荒野的篝火,弯曲的线条伸展了,舞蹈了;由远而近向它走来。它把沉放在雪地的脚印深深地亲吻,吻来了春风的神奇,滋润了蓝蓝的眼睛;它把语言吹开记忆的树根串起,一朵,二朵,三朵,万朵姹紫嫣红;它复活了,它新鲜了,它新生了桃的红,李的白,一条河畔的亮光,一条智河圣明的树。它是一棵树伤痕沉色着心的苍老的树沉默着思考着天与海的弧线,它质问,它问天写成骚体的《天问》而又含恨的再问,我重写,我重问:人间何有黑社会,“胡子”的词语为何没有消去。它让我听到了一棵树的哭泣粉笔的飞沫,正在四方的窗口,向外飞出问天,飞向千年灵魂文明树上生长一片叶子质问质问。听到满树挂着的尘风,而它挥泪喧读它从不相信风能吹落帆它也不相信冰雪能压碎山它相信:人间的正气汇集为一座青山,青山永恒挂着太阳的经幡。

男性不育症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呢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昆明市治疗癫痫病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