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九江信息港 > 科技

冥尘贯 第二六七章 行尸走骨

发布时间:2020-02-15 19:37:20

冥尘贯 第二六七章 行尸走骨

楚江童这一次耳朵失聪持续的时间短一些,仅仅半个小时就恢复了听力。之后,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适,刚才脑海中反复闪现一个画面:奶奶的南屋里有个模模糊糊的影子……

这种瞬间闪现的意识,似是幻觉却又不像,让人心里总有种忐忑不安。

过了仅仅十分钟,奶奶便一步跨进画廊,脸色刷白:“小童,快回去看看,我看到有个人进了咱家南屋……”

楚江童顿时脸色大变:“奶奶你在这里哪儿也别去,我回家看看!”

奶奶家的大门没关,小黄狗不知去向,屋门也开着,南屋——当靠近南屋时,听见里边有咔吧咔吧咀嚼的响声,好像有只狗在啃着骨头。

声音很响,而且很自在,不像是偷偷摸摸的样子。楚江童紧握骕骦阴阳戟,悄悄拉住门把手,靠近门玻璃向内一望:只见小黄狗正老老实实地趴在屋墙根处,眼睛紧紧盯着墙角,一动不动,嘎巴嘎巴地响声,并不是小黄狗发出来的。

小黄狗抬头看了一下门口,好像有了帮手似的,摇摇尾巴半蹲半卧,突然向墙跟猛扑过去——那里什么也没有。

楚江童一看如此,赶紧推开门,悄悄进了屋子,小黄狗贴在身边,浑身颤栗。但是墙根处什么也没有,只有一辆老式木推车,斑驳的车胎泛着年轮一般的光芒,再就是一些杂物。

那嘎巴巴啃骨头的响声来自哪里?

抬头望望房顶,能看见黑乎乎的高粱秸拧成的屋笆。再就是房梁上挂着几张锄头,别的什么也没有,难道这声音来自墙体内不成?小黄狗盯着墙角,有点迟疑不决。这声音非常特别,虽然空洞却很真实,实在分不清来自哪里。

楚江童咚地将铁戟杵在地上,故意咳嗽几声。

小黄狗呜呜吠叫起来,嘎巴嘎巴啃骨头的响声停了一会儿,接着又响起来,如果仔细听,还真有点门轴的响声,难道它们是同一种东西?

“听着,不管你是谁,从现在开始给我消失,如果你胆敢侵犯我奶奶,纵然是掘地三尺,我也会找到你!”楚江童挥舞着骕骦阴阳戟朗朗喊道。

话音刚落,突然从房顶上忽地落下一片宽大的白布,直向脸上扑来,楚江童随即挥戟闪身,戟尖挑中布心。定睛细看原来是太平间的——遮尸布!

妈的!楚江童恼羞成怒挥戟挑起,唰唰唰——戟刃飞旋,一会儿便将遮尸布刺得千孔百洞。

“我知道你是谁,如果你狗胆出来惹我,定将你碎尸万段!”

四周并没有回应,一股只有医院才有的难闻气味弥漫在院子里。望着地上的遮尸布,真恶心,随后将它一把火点燃,浓烈的尸布气味在院子里弥漫了好久。

奶奶坐在画廊里手捂着胸口,楚江童匆匆回来。

“奶奶没事了,小黄狗在南屋里啃骨头,您看花了眼……”

“真的?”奶奶半信半疑,盯着楚江童,感觉他不像开玩笑,“小童,我怎么看见南屋里有个‘人’进去了?真是看花眼了不成?”

“奶奶,是您看花了眼,人老了就容易这样。没事了,要不晚上我去跟您作伴……”

“不用啦,这画廊里也离不得人,那我就放心了。”

奶奶走后,楚江童更加难以平静,刚才奶奶家的“遮尸布”其实就是有“人”已经向自己宣战。之所以他没有轻易出现,是因为他的功力还没法正面伤害到自己。

如果阳间精气依附其身,便会气乱于中,物变于外,水、火、木、金、土五行运生;貌、言、视、听、思五事相通,“五行五事”相通相融,鬼尸便会迅速成长变化,若再被道业深一些的鬼魅所利用,更是遗患无穷。

他是“小杜”吗?

此行尸既然能从太平间逃走,就说明他已经有了一定功力,又盗吸女尸的眼睛,更可见这“小杜”现在肯定受到某恶鬼的相助。必须消灭了他,否则他不会让古城太平的。目前自己只有原来的武术底子,只怕不是他的对手!

晚上,楚江童喝了几罐啤酒,卧室里弄得乱七八糟,易拉罐在地上滚来滚去,不喝酒还好,喝了酒就傻里傻气的幻想无限。眼睛盯着电视心却飞去了山间:“眉月儿姐姐,今夜我又喝多了,你还好吗?没了功力却偏偏迎来个新鬼——咦?”

正说着,冷不丁听到门轴吱哑一声响。

卧槽——不会吧?这还连个小假也不给老子放了?咚咚跺几下脚,含混不清地嚷道:“朋友,你听我一句劝,打哪儿来的赶紧回哪儿,别惹火了老子,听着——我楚江童是阴阳之躯,你们岂能害了我?哈哈哈……”

楚江童一幅破罐子破摔的痞相。

“不敢了吧?如果今天夜里,你们敢与我楚江童对饮,那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如何?哈哈哈,各位小鬼来尝尝老子的啤酒……”

楚江童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在画廊里痛饮自语呢!南边的板房里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队长和几个工友喝罢酒,打起了扑克,几个年龄大点的工友则在墙角下棋,队长喜欢打扑克,吵吵嚷嚷,板房里热闹非凡。

“出牌出牌少他妈的磨叽……”

“就你他妈的性急,哎!让小杜先出……”

“对对对!小杜出牌……”

这时“小杜”正坐在队长身边,一双美丽的眼,踅来踅去,大家差不多都喝了点酒,再一热闹,谁也没把“小杜”当外“人”。

“哎,小杜咋不出牌,嘿,你小子又串槽子了,下棋有啥意思?回来——”

“就是啊!”

“来来来,小杜,你看看这僵局咋解?”棋盘边的小杜冷冷的眼神盯着棋盘,伸出长长的手指,拨动棋子。

“咦,你这些天去哪儿了?棋艺见长啊!”

“嘿!指甲留得那么长干嘛……”

小杜不答话,眼睛冷冷地盯着下棋工友的脸。这两个下棋者,一个喝酒少点的,脑子还算清醒,突然盯着身边的“小杜”:“你……真是小杜还是……我的亲大娘哎……鬼啊!”

这时,板房里突然变得死静死静的,一双双惊恐的眼睛齐刷刷向这边瞪着,好像大家直到此时才明白过来……板房里暂时的鸦雀无声,仿佛是爆炸之前的短暂停顿。

大家咝咝的呼吸声如同寒风撕裂树皮,人们的眼睛白光光的,充满了绝望的恐惧……

“小杜”静静地坐着,一动不动,眼睛盯着棋盘,好像专注于破解对手的棋路。

队长双腿颤颤,刚才不知怎么弄松了皮带,裤子滑到耻骨处,随时会一落到脚。大家还算配合,只要谁没有首先崩溃,就不会乱套。“小杜”冷冷地注视着棋盘,几个年龄大点的工友,额上汗水漉漉,情绪会随时爆炸一般。

突然,队长双膝跪地,呜呜哭起来:“小杜兄弟,活着时我可没亏待过你,你爱吃臭了的咸鸭蛋黄儿,我从来都把蛋黄孝敬您……”

小杜冷冷一笑,将脸扭向队长,长长的指甲一下一下攥在掌心,张张嘴,发出嘎巴嘎巴地响声,真像一条狗在啃骨头。大家胆怯地盯着“小杜”的双手,恐怖的一幕终于发生,只见“小杜”轻飘飘地来到队长的跟前,手一伸,指甲便嵌进他的肩头。顿时,鲜血顺着长长的指甲洇出来……

“啊!饶命啊——”队长发疯般一下子窜起,死命地向着门外逃去。

他还没到门口呢,“小杜”已经堵在前边,冷冷地眼直直地瞪着,队长浑身一软,抽了筋一般,堆在地上。

“小杜”伸手指向队长的双眼摸去,吓得队长当即昏死过去……

哇哇哇……

板房里顿时乱了套,工人们乱跳乱窜,躲成一堆。“小杜”的脸猛地凑近队长,张开嘴,嘴唇呈现喇叭状……只听见哗啦一声,队长的眼皮便向外聚起——就在这生死一瞬间。

突然,啪啪砰砰——

“小杜”不见了,队长仰面躺在地上,脸上一片血污,他已经昏死过去。

只见楚江童挥动铁戟,站在门口,他的及时出现才使“小杜”并没有将队长的双眼吸去,只是将眼皮吸破了。

楚江童迅疾追出门去,四处搜寻,哪里还有“小杜”的影子?

他肯定被自己刺伤了,刚才,自己的骕骦阴阳戟已经刺中他左脸!大家这才回过神来,纷纷挤过来。

“楚爷,这是怎么回事?小杜不是已经死了吗?”

“哎哟

,真是活见鬼了!”

“楚大侠,我们该怎么办?这鬼肯定还会来的……”

板房里吵嚷起来,做梦也不会想到会发生这种恐怖之事。楚江童也没法再隐瞒真相,只好说:“这个小杜已经成为行尸,现在吓跑了,短时间内不会再轻举妄动,不过大家还是要提防些,快把队长送医院吧!他的眼应该没什么事!”

楚江童提戟回了画廊。就在刚才,自己是因为听见一声男人的惨叫,才向这板房里跑来的,幸亏早来一步,否则队长的命也就完了。

近些日子,自己老是出现这种幻觉,要么耳朵失聪,脑海中出现奇异画面,要么听到有人惨叫。

阴阳课中这叫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看来,这个“小杜”已经不是单纯的行尸了,应该又吸收了阳气,炼成“走骨”的功力。

虽然自己没有了灵悟之气,那也要依赖目前的功夫:“我倒要看看,拼死一搏,会是什么结局!”

夜里,楚江童并没有离开鬼村画廊,他要等待“小杜”再次出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