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九江信息港 > 科技

释厄封天传 第134章 我会对你负责的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0:05

释厄封天传 第134章 我会对你负责的

“三百年。”江远天不禁苦笑

释厄封天传  第134章 我会对你负责的

。三百年后谁知道还有沒有自己这么一个人。不过江远天却并沒有多少担忧。只要灵猫在。只要自己突破了合道境的关卡。这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怀着这样的心情江远天离了乾坤鬼界。缓缓睁开双眼。只见楚恒安静的躺在床上。平静而又淡然。似乎比起刚刚受创的时候好了很多。这不禁让他觉的有些欣慰。

既然乾坤鬼界的事情自己现在还不能解决。那么江远天便开始着手下一个问題。作为一个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人。江远天十分清楚实力便代表着一切。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要有实力。所有的麻烦便都不是麻烦。而眼下关于自己实力方面來说重要的便是寻找进入合道境界的机缘。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三大武境到了天武境便能在体内凝聚三大生命之轮。这三大命轮。而这一步现在的江远天已经完成。武境的修炼对于肉身格外强大的江远天來说似乎很是简单。但是这么久以來他却一直停留在天武境的层次。

虽然时间只是过了短短一个月。但是江远天却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瓶颈中。毕竟自己以前的进阶可以说完全就是跨越式的进步。这种一个多月时间根本毫无寸进的情况他还真是首次遇到。他却不知道要是有人知道了他这种想法。肯定会上天入地都要追杀他。时间更新你丫这也简直太不知足了吧。

心中想着。江远天缓缓陷入内视。开始沟通自己的三大命轮。天地人三大命轮缓缓旋转。各归其位。使得江远天整个人看起來都有些宝相庄严的感觉。

突破武境进入道境。需要修士不断的与自己的命轮沟通。利用强大的神识之力去感悟天道。身入大道。这个过程需要的再不是元力的多少。而是需要不断的去感悟自身奥妙。继而领悟天道法则。

只有入了道境才能真正被称为已经修士。虽然对于三大武境的强者人们也一般叫做修士。但是谁都知道这不过是普通人对于强者的尊重而已。时间更新在数千年前武境的强者根本就谈不上强者。他们都被统一称之为武者或者武修。

而此时江远天所做的便是沟通命轮。不断发掘自身奥妙。以便尽快进入道境。毕竟目前來说似乎实力比起自己对于逆天改命的参悟更为重要一些。

不管怎么说逆天改命起码还有两年的时间。而乾坤鬼界中的中鬼族部下江远天却不知道他们能在封印中支撑多就。命轮不断旋转。神识之力倾泻而出。江远天清楚的感觉到整个小院周围一草一木。一花一叶。包括那无数的虫鱼鸟兽都在自己的掌控中。

不远处的门角。几只蚂蚁正在辛勤的劳作着。一阵风吹來。不知从哪里飘來一片枯叶铺天盖地的向着蚂蚁笼罩而來。一时间正在交谈的蚂蚁似乎充满了恐慌。不要命的向着远处逃去。

更远处一只麻雀正在绿洲中一棵大树上不断地打着盹。在它脚边一条毛毛虫走走停停。小心翼翼。每一次身躯的蠕动都尽量不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然而它依然沒有躲过麻雀的感知。那相较于毛毛虫完全是庞然大物一般的麻雀凶狠的啄了下來。只是一刹那间。毛毛虫便也彻底被吞了下去。

不断地感受这神识笼罩范围内的一切。江远天不觉心中渐渐放松开來。任何时候。大自然总是能够让人不知不觉的放松下來。进入一种物我两忘的状态中。

“道。蚁无雄躯。却能搬山卸岭。雀虽弱小。却是青虫眼中荒古巨兽。这便是大自然的奥妙。每一个物种。每一个生命在世界中都有各自的角色。就像麻雀。鹰能捕捉。蛇能吞之。但却相较于青虫來说强大了太多。而那只能苟延残喘的青虫却能在顷刻间毁掉那足以让群蚁恐慌的额绿叶。

这便是大自然的奥妙所在。这一刻江远天似乎隐隐抓到了什么。却又觉得自己仿佛什么都沒有抓到。一种深深的迷惑感中。江远天的神识开始继续向着远处扩散开來。

然而神识扩散的范围还沒有增加多少。他忽然睁开了双眼。一张脸蛋红扑扑的。充满了尴尬的神情。嘴角更是不断的抽搐着。只觉得额头上渗出一排冷汗。

就在刚才他不经意间神识掠过了姜灵儿的房间。原本只是快速掠过的神识之力。忽然忍不住向着姜灵儿寻去。只是这一看之下。江远天再也舍不得离开神识了。

因为此刻的姜灵儿竟然是在洗澡。是的。沒错。就是在洗澡。原本江远天根本不可能是那种偷窥狂。慌乱间就要将自己的神识之力撤去。谁知就在这时候姜灵儿忽然蹭的一下从水中出來。转身就套上了一身轻纱。脸色无比冰寒的喝到:“谁。”

就这样一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江远天就轻而易举的被发现了。要说江远天也是运气真不好。神识之力慌乱退散的过程中不经意的就被姜灵儿发现了那一种熟悉的波动。

“江远天。你。找。死。”一声愤怒的咆哮传來。姜灵儿身形闪烁刹那间出现在江远天门外。嘭的衣角踹开房门。脸色已是无比铁青。他万万沒有想到江远天这家伙竟然还有偷窥的嗜好。这简直就是让人忍无可忍的事情。

“灵……灵儿。你……怎么……”江远天磕磕巴巴的说着。一张脸红的似要滴出水來。

看到江远天一副羞赧的模样。姜灵儿愤怒间也是忍不住一阵脸红心跳。这个该死的家伙。看了我的身子竟然比我还害羞。这是什么情况。”姜灵儿一时有些后悔了。刚才自己怎么就冲动了。这下子两人面对这多尴尬啊。真正面对的时候姜灵儿心中不禁有些后悔。

空气中但是弥漫着浓浓的暧昧气息。只听江远天磕磕巴巴的说道:“我。我什么都沒有看见。刚才是在修炼。我……我要进入合道境。”江远天一句话说完只感觉自己脑海中一片空白。

刚才那一幕不断浮现在脑海中。那完美的**、雪白的肌肤。还有那戏水间的小女儿姿态已是让江远天忍不住想入非非。时间更新

十六年來自己何曾有过这样的感觉。此时这样完美的姜灵儿所有的一切都被自己看到。江远天怎么可能不胡思乱想。毕竟十六岁可正式血气方刚。情窦初开的年纪。

“你。你……气死我了。”姜灵儿看到江远天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顿时间脸上传來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一颗心更是嘭嘭嘭一阵狂跳。似乎随时都能冲出自己嗓子眼一般。

这一刻姜灵儿只想逃离这个让自己无比尴尬的地方。只见他轰的一掌拍來。顿时让江远天一屁股倒在了地上。

“能压制尽量压制。神识不够入了道境也是枉然。时间更新”似乎是为了掩饰心中的尴尬。又似乎是为了提醒江远天神识不够强大时进入道境会影响以后的修行。总之姜灵儿就那样脱口说了出來。只是这一说出來。他却更加后悔了。自己为什么要多嘴。他爱怎么修炼是他的事情。难道我在担心他。

一时间姜灵儿的心乱了。满脑子都是江远天的影子。次相见。次交手。为了自己独自战斗以死相护。那嚣张霸道的姿态。羞赧窘迫的样子。就连失忆之初可怜巴巴的江远天此时在他脑海中都是那样的深刻。

“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姜灵儿说着双手捂着脑袋。心中嘭嘭嘭跳个不停。脑中乱做一团。

而在另一边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江远天脸色通红。心中同样不断的跳着。这一刻一个念头生出。只见他眼神无比坚定的喃喃道:“既然看了。那么他就是我的人了。我要对她负责。我……我得告诉她。”

说做就做。江远天一下子爬了起來。起身时已是一脸严肃。神情中竟然透露出一种毅然决然的感觉。似乎自己马上就要赴死一般。说到底关于感情。他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

嘭嘭嘭。江远天轻轻的敲门声和砰然的心跳声和交缠在一起。姜灵儿整个人一时间慌了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这家伙怎么又來了。姜灵儿沒有发现自己竟然对于江远天的到來即是期待又有些慌乱。只听她说道:“你……你干什么。”

听到姜灵儿的声音。江远天心中怦怦直跳。只见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说道:“灵儿。既然看了你的身子。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会……”然而一句话还沒说完他就被一道雄浑的元力匹练轰飞了出去。空中断断续续飘來几个字:“……对你负责的。”

不远处的一间石屋中。老族长本就忧心忡忡。对于魔鬼的事情担忧不已。忽然听到外边传來的打斗声。顿时惊慌的跑了出來。不过当他看清了一切后一张苍老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深深的无奈:“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有意思啊。”老族长说着快步走上前去。扶起了有些莫名其妙的江远天。

是的。就是莫名其妙。自己不过就是來告诉她自己会负责的。怎么还要挨揍。“难道她不希望我对他负责。”江远天一脸疑惑的看向老族长。却见老族长忽然一愣。继而哈哈大笑。

...

鸡西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鸡西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鸡西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鸡西治疗阳痿方法
鸡西治疗阳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