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九江信息港 > 科技

蚂蚁小说三则二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02:32

《盗亦有道》    咕噜咕噜,张志远一边用手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边在想从哪里能弄点儿吃的。  “张志远,张志远……”因为走神专注,老师喊了他几声竟没听到。直到同桌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他才缓过神来。  唉,也难怪。那个年代连吃饱饭都是个问题。怎么可能坐在那里始终专心听课呢。  晚上回到家。志远望着和自己肚子一样,空空如也的锅碗,实在有些熬不住了。他把邻居几个和自己一样,饿得有些神志不清的孩子叫到一起。  “走,我领你们‘找’南瓜吃。”个子虽不高,可身强力壮的志远挺有号召力,几个孩子眼中亮了一下,马上表示出誓死追随他的决心。  风在月光的柔和里急急地爬过草尖儿。  远处隐隐地可以看到:几个孩子猫着腰,向一块儿南瓜地行进。  “嘿,今晚的收获真不小嘞!”志远看着手中的南瓜兴奋地说。  他们每人抱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瓜,像捡到宝贝似的,准备开溜。当然,志远抱了两个。  “站住!”突然来了几个大人。  “快跑!”志远喊到。他们几个丢下瓜撒鸭子就跑。毕竟是饿得没了力气的孩子,很快就有人被逮到了。志远自然不会丢下同伴不管,他也没再跑,另外几个也停了下来。  第二天,他们被叫到校长的办公室。  “好大胆啊!连县委书记家的瓜也敢偷?!”校长严厉地训斥着,“说,是谁带的头?!”  几个孩子畏缩地低着头,只有志远昂首挺胸,一副不屈不挠大义凛然的样子,“是我!”  此刻,一直在一旁静观的刘书记开口,饶有兴趣地问:“我了解了一下,你们几人的家都离我家挺远……”他顿了一下,“为什么去偷我家的瓜呢?”  “哼!”志远似带有一种蔑视,“你是我们的父官,我们跟着你挨饿,不偷你的偷谁的?!”  虽是疑问,却无丝毫商量的余地。  这时别说那几个孩子,就是校长也早吓得变了脸色。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然而刘书记此刻并没有发火。他们都清楚地看到,泪顺着刘书记的脸颊,无声滑落。  当天中午,学生和老师们惊奇地看到,县委刘书记在数人的陪同下亲临学校,检查并改善了学生餐厅的伙食。  而刘书记家的瓜,从此也再没少过一个。      《舞动廉价人生》    每天晚上在新区广场,都有很多人跳舞。男女老少伴着音乐和各种嘈杂的声音,混合着朦胧的昏黄灯光,好不闹。  跳舞开始的时间是在六点半,在这个时间之前,音响、灯光等都会由一些退休的老教师准备好,为了保证准时开工,有时忙得连饭都吃不好,当然这一切都是免费的。来跳舞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非典”之后,人们锻炼身体的意识大大增强了。每天来跳舞的,少说也有一百大多。  这一年多来,关于跳舞的一切设施都是由这几位老教师筹备安排的,每天耗时费神不说,设备中途又坏了几次,他们都花了不少钱去修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后来他们经过商量,决定向每天来跳舞的人收点钱,不多,十块钱,算是电费和维修这些设备的经费。  再说穷人连饭都吃不饱,更不会来跳舞,十块钱对他们来说也不算什么。  今晚开始跳舞之前,他们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大家。这星期收,晚几天也行。刚说完,李太太就嚷嚷:“跳个舞还收钱,老财迷,不跳了。发财,我们走!”李太太带着她的狗,走了!一听要收钱,走了不少人。由于出来运动,多数也不带什么钱,所以今天就没收多少。  他们本以为第二天会收的多些,没想到第二天根本就没来几个人来。第三天,第四天也是如此。这几位老干部这下可慌了,别说收钱了,以后都没人来了,还跳什么舞,这可怎么办啊?!  唉,毕竟我们坚持一年了,再坚持一段看吧,再说也有一些钱了不是,我们也要给人家有个代啊!其中一位说,他们都点了点头。  一个星期过去了,不再收钱了。  人又渐渐多了起来,两天之后,又是一百多人,好象比从前还要多。  男女老少,伴着音乐和各种嘈杂的声音,混合着朦胧昏黄的灯光,好不闹。      《意外的电话》    小霞困苦的家庭,承担着五个孩子生活的重担。母亲去年被小霞不争气的弟弟气得脑血管暴裂溢血而死。爸爸本是村里不错的木匠,后来村里的条件好了,大家都去买家具,没有人再去请这些三流的木工做家具了。无奈,失业的父亲又是吃喝嫖赌抽样样俱全。作为家里惟一的大学生,毕业后一切重担都压在了她身上。  毕业后小霞来到上海,疲于生计。稳定之后,就把两个弟弟接到上海打工。家里没有电话,小霞都是打到邻居家,再由邻居转叫她的父亲。为了节省路费并多赚点钱,小霞已有两年多没有回家了,都是通过电话知道家里的情况的。可是她从没有接到父亲主动打来的电话,更没有听到过一句嘘寒问暖的话。一个电话,一声问候,对小霞而言却成为了一种,她是多么期待啊!虽然父亲令她很失望,可是血浓于水,更何况自己的母亲又那么早去世。小霞也问过父亲,他说,你的号老是变,我不知道电话号码。这话让小霞很心痛,因为到上海她只换了一个本地的卡,就再也没变过。  快过年时,小霞往家乡打了电话,邻居叫了她的父亲,“爸,我今年回家,年货你不用准备了,我回去时一起带来。”父亲听了自然很高兴,两颗泛黄的门牙都喜出口外,“好!好!你快点回来!”“爸,您身体还好吧?”父亲好象有些不耐烦:“好!你快点回来就行了,东西别忘了带,我就不准备什么了!长途电话多费钱,没事就这样吧!”“我……”小霞还没说出什么,那头电话就断掉了。  天有不测风云。那年国内遭遇了罕见的雪灾。小霞往家打电话时,父亲正好不在,她让邻居转告父亲说雪大,过年回不去了。  小霞当晚接到了父亲的电话,她心里一震,这可是近三年来父亲次主动给自己电话啊!“爸……”“你怎么不回来了?!”父亲显得很着急。“雪大,车停运了。”小霞回答。“那东西怎么办,家里都等着你回来过年呢!”“东西,什么东西?”小霞有些不解。父亲这下更急了,“年货啊!你不是说要一起带回家吗?!你不回来年货怎么办?!!”  此刻,小霞心里五味杂陈:原来父亲打来电话关心的是年货,原来父亲只是因为这些东西才找到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原来这就是冰冷雪天里的血浓于水。窗外雪花依然纷纷洒洒,小霞微闭着眼睛,滚滚热泪奔涌而下,耳朵里传来嘟嘟的电话声,好象自亘古而来,让人觉得茫远虚无。 共 247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是怎么引起的呢
昆明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